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前传》->正文

拉美西斯外传 第四章 杀敌者

  玛格望了一眼正对她虎视眈眈的狮子,大着胆子刚走了两步,就只听狮子低低吼了一声,明显带着一种威胁的意思。她皱了皱眉,原来不止是埃及的人喜欢威胁别人,连埃及的狮子也喜欢威胁别人……

  她已经被人威胁了,难道还要被一只狮子威胁?真是咽不下这口气!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还是走了过去。

  杀敌者倒没有扑上来,只是用鄙视的目光扫了扫她。

  她的心里更是郁闷,这个家伙,怎么和它的主人一个样子?

  在仔细查看了拉美西斯的眼睛之后,她不由暗暗吃了一惊,这种眼病并不多见,而且病因多是因为……她的心里涌起了一丝不安的情绪。或许,她真的被卷入了一个复杂的旋涡里。

  拉美西斯的病因,并不是从表象上看来那么简单。

  不过,有她这个巴比伦第一神医在,什么病都会迎刃而解。

  “怎么样,有办法治好吗?”特纳王子担心地先开了口。

  “我想或许有办法,不过我不敢保证。”她的确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特纳王子立刻绽开了莲花般的笑容,连声道:“只要有办法就好!”

  而身为当事人的拉美西斯却还是一脸的冷漠,好像完全事不关己,确切地说,他看起来并不相信她。

  “每个医生开始都是这么说,最后还不是都失败了。”他面无表情地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

  不等玛格说话,亚舍也立刻插了一句:“二王子说的话也有道理,到底能不能治好,还要看最后的结果。”

  特纳还是微微笑着:“弟弟说的是,不过作为哥哥,我真心诚意地希望你能康复。”

  他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这里,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默中。过了一会儿,亚舍才又开口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这不是一般的眼病,而是因为中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毒。”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亚舍的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只是一瞬间,却正巧被她捕捉到这个细微的变化。

  “病因我没兴趣,我只要结果。”他的微笑总让人觉得看不透。

  “我现在也只能尽力试试,如果将雄黄、树脂再加上曼德拉草根一起熬煮,连喝三十天的话,应该会有起色。”她不慌不忙地说道。

  “那也好,那么这段时间你就暂时住在王宫。”亚舍说道。

  “什么?”她吃了一惊。

  “就由你亲自煮药,亲自端给拉美西斯王子喝下去。绝不能换假他人,明白吗?”

  玛格瞥了那个难对付的王子一眼,心里一阵叫苦,就在犹豫的时候,又听到亚舍低低说了一句:“如果你能治好王子的话,王一定会好好赏赐你的。你能得到很多想要的东西。”

  得到想要的东西?听到这句话时,她的心里微微一动,自己千里迢迢来到埃及不就是为了……如果能治好王子,自己不就能有更多机会接近那样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好,我答应你。”她点了点头。

  “二王子,你觉得怎么样?”亚舍转头望向了拉美西斯。

  拉美西斯冷哼了一声:“你愿意白费功夫就随便你,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三十天后没有任何效果的话,她的下场就和之前那些医生一样。”

  走出拉美西斯房间的时候,玛格忍不住问了那个所谓的下场是什么?可亚舍只是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笑着让她不用担心。

  她疑惑地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刚才那个冷漠又嚣张的王子殿下正搂着那头杀敌者,他将头深深地埋进了杀敌者粗硬的鬃毛中,一动也不动。此时夕阳似血,人与狮,风与沙,来自沙漠的热风吹起那丝丝长发,纠缠着,纷扰着,如黑色的曼陀罗花狂肆地绽放,形成了一幅妖艳、诡异而绝美的画卷,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无措。

  玛格觉得自己对他似乎又有了那么一丝同情:失去了光明,被很多人所遗忘的王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吧。

  杀敌者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注视,抬头对着她露出了尖锐的牙齿,再次无声地威胁了她一次。她赶紧回过了头,拍了拍狂跳的心,背后蓦地冒起了一股寒气,拉美西斯所说的下场,不会就是被当做杀敌者的食物吧?

  充满磨难的日子终于开始了。

  虽然早已做好了倍受折磨的思想准备,但这个阴阳怪气的王子殿下,还是让她无数次有了将药泼在他的脸上,然后大喊一声我不干了的冲动!

  “这么烫,你想烫死我啊!”还没等她转身,伴随着一句骂声,刚刚端上的一罐药就被他无情地扔在了地上。

  她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忍耐再忍耐,然后又出了房间,将雄黄、树脂和曼德拉草根在一起捣烂,加热煮成糊状后,等着药凉了才再次端了进去。

  “这下总可以了吧。”她没好气地端到了他的面前。

  拉美西斯面无表情地端过了药,手指刚碰到那铜药罐就挑了挑嘴角,二话不说地故伎重演,还好玛格早有防范,身手敏捷地接住了药罐,才没有让刚才悲惨的情景重现。

  “这次——太冷了!”他那薄薄的嘴唇动了动。

  “那你到底要怎样!”什么叫做忍无可忍的心情,她算是体会到了。

  他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角:“你这样的人我看多了,都是先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最后还不是什么办法都没有。如果只是想骗点赏赐,我劝你还是早点滚吧。”

  “骗赏赐?”这句话大大挫伤了她的自尊心。

  “难道不是吗?”他的嘴角边漾起了一个略带讥诮的弧度。

  “拉美西斯,你不要小看我!”在一忍再忍之后,她终于爆发了。

  他似乎有些惊讶:“低贱的人,你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

  “我不但直呼你的名字,我还要好好教训你!”她也不管杀敌者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她,一把抓起了他的衣服,恼道,“你以为我这么愿意为你看病吗?你以为我就这么愿意医治你吗,你这个没教养的家伙!偶尔你也该相信别人一次吧!如果你愿意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一辈子都这样在黑暗里度过,好!那就再把药罐摔了好了!如果连你自己都放弃了自己,那么就没人可以救你!任何人!”一口气把所有的怨气发泄了出来,她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不过这种好状态只维持了几分钟,她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错误。

  拉美西斯的脸色极其怪异,仿佛正按捺着怒气还没有发作。

  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完蛋了,刚才自己是出了一口气,可拉美西斯一定怀恨在心,啊啊,说不定会把她给杀敌者当食物……

  “王子……”

  “出去!”他厉喝一声。

  “我……”

  “听到没有,马上给我出去!”

  “知道了!”

  她连忙三步并作两步地窜出了房间,靠在墙上轻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刚才拉美西斯的那个样子真够怕人的……

  “你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她身侧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她稍稍安了下心,转过头对着那个人回答道:“特纳王子……我没事。”

  “还没事?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是在拉美西斯这里遇到了不快。”他大步走了过来,安慰道,“不过不用担心,他向来是这样的,以前的医生也被他赶走了很多。”

  玛格有些感动地点了点头,大王子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呢。同样是一个父亲生的,两兄弟的性格怎么会差那么多……

  “我那里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食物,不如你就和我一起用晚餐吧,顺便和我说说弟弟的病情。”他那充满诚挚的笑容,似乎让人很难说出一个不字。

  埃及王室所享用的食物十分丰富,不但有鹅肝酱、鲜嫩的蔬菜沙拉配上橄榄油、新鲜豆、石榴和甜点,用无花果、葡萄、李子、枣和西瓜拼成的埃及果碗,此外还有塞提一世登基那年酿造的三角洲红酒。

  玛格一边享用着食物,一边回答着特纳的问题,差不多都和拉美西斯病情的进展有关。

  “你是说这七天拉美西斯一点药也不肯吃?”特纳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是啊,他不吃药,我也看不出有什么进展。”玛格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虽然很气愤,可不知为什么却又有些为他担心。

  在特纳那里用完晚餐回来,玛格在拉美西斯的门外看到了正端罐子出来的宫女。那宫女一见她就兴高采烈地告诉她二王子刚才把药全吃了。

  她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那个空罐子,眼中掠过了一丝喜色,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笑意,在嘴角边慢慢化开。

  那个家伙,到底……还是没有放弃自己。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