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前传》->正文

阴阳师物语 第四章 温暖

  时光就犹如樱花绽放般匆匆,春去秋来,转眼间已经到了寒风凛冽的冬季。

  短短的半年多时间,晴明以超出常人的资质学会了许多基础的阴阳术,只是他那特异的秉赋也引来了不少同门师兄的妒忌。更别说有什么人愿意接近他了,除了贺茂保宪和师父,也许只有沙罗,是这里唯一愿意和他多说话的人。

  晴明静静的望着池面,碧色的池面已经结起了一层薄冰。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早结了冰,不想对任何人敞开,无论是谁。

  “安倍晴明,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晴明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他听得出是平时一直关系很不好的师兄佐助。

  “安倍晴明,你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不愉快呢。”佐助走近了两步,脸色阴郁。

  天空,忽然飘起了雪花,纷纷洋洋的飞舞在半空中。

  “看,阿如,下雪了!”待在房里的沙罗早就坐不住了,披上了一件单衣匆匆出了房门,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

  “沙罗小姐,外面太冷了,您还是回屋吧?”侍女阿如在一边劝道。

  “等一会儿,阿如,这可是今年第一场雪呢,”沙罗浅浅笑着,伸手去接那晶莹剔透的雪花。

  “嗯,可是好冷啊,小姐。”阿如裹紧了衣服,颤声道。

  “冷?”沙罗笑意更浓,“那我教你一个方法,只要你从这边跑到哥哥那边,再从哥哥那边跑回来,来回几次,保证不会冷了。”

  “小姐,您是开玩笑吧?”阿如觉得好像更冷了。

  “呵呵,当然是开玩笑。”沙罗格格的笑了起来。

  不远处的院子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纷乱的声音,忽然有人匆匆往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了?”沙罗拉住他就问。

  “沙罗小姐,听说有人落水了。”

  “落水?是谁?”

  “好像是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沙罗一愣。那个怪小孩,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真是可怜,这么冷的天落水一定会生病的。”阿如摇了摇头,同情的说道。

  听到生病这两个字,沙罗的心里忽然微微一颤,她二话不说,立刻往那个方向跑去。

  后院的湖边,已经站了几个弟子,沙罗急忙拨开人群,只见晴明已经上了岸,浑身湿透,身子轻微的颤抖着,而他的脸上,却依然是一成不变的清冷。

  沙罗心里一窒,弯下腰连声问道:“晴明,晴明,你怎么样?”

  “我没事。”晴明的声音比湖面的薄冰还冷。

  “怎么会落水了?”沙罗望向了旁边,一眼看见佐助惊慌的脸,她心里一个激灵,莫非是佐助他?”佐助,是你推晴明落水的对不对?“她不客气的怒道。

  佐助脸色更加苍白,颤声道:”不是,不是我,我……”

  沙罗瞪了他一眼,拉住了晴明的手,道:”快点回房把衣服换了,不然会得病的。“”说了——我没事。“晴明冷声重复了一遍。”你,你这个怪小孩,我是为了你好!”沙罗也不由有些气恼。

  “我要是得病,也许大家只会感到高兴吧。”他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的传来,沙罗心头一震,她看向安倍晴明,他一脸冷漠的回望着她,同时慢慢的撤回自己快要冻僵的手。

  冰冷的触感让沙罗感觉更加寒冷。

  这样的晴明令她的心微微疼痛起来,她不由分说的抓起了他冰冷的双手,用自己的手温暖着他的手。

  “不是的,晴明,不是你所想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关心你的人和你在一起啊。”

  晴明的身子微微一震,难以置信的盯着沙罗,她小小的手,也不比他的手热了多少,所以他的手,他的身体,依旧冰冷。只是,在他内心深处的一个地方,似乎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暖意——

  落水事件过后,贺茂忠行重重斥责了佐助,落水的安倍晴明一切无恙,倒是沙罗反而染上了风寒。

  “阿,阿嚏!”沙罗连打了几个喷嚏。”沙罗小姐,您觉得怎么样?“阿如又在她身上盖了一层单衣。”还能怎么样,我头又痛,全身没力气,难受的要命。”沙罗低声道。

  “沙罗,你也有这样的时候啊。”保宪笑着走了进来,挟带着一阵淡淡的残梅熏香。

  “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哥哥啊,我都这样了,你都没有同情心。”沙罗哀怨的看了他一眼。

  保宪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真有点烫呢。”

  “嗯,好难过,我什么都吃不下了。”

  “什么都吃不下?”保宪嘴角一扬,朝门外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侍女端来了沙罗最爱吃的甜点唐提子。果然沙罗立刻一骨碌坐了起来,拿起唐提子就往嘴里放。

  “哥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她嘴里塞满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

  “呵呵,刚才不知是谁还怀疑我不是她的哥哥呢。”保宪习惯的拿扇子敲了敲她的头,唇边漾开一丝宠溺的笑容。的3

  “有吗?刚才有人说话吗?”沙罗调皮的笑了笑,又连打了几个喷嚏。

  “早些休息吧。”保宪替她拉了拉盖着的单衣,站起身来,转头对阿如道:“好好照顾小姐。”

  “阿如明白。”

  沙罗动了动身子,翻了个身,忽然听见保宪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晴明,你怎么在这里?”

  晴明?那个怪小孩也来了吗?沙罗的心里莫名一动,

  “我只是刚好经过。”他的声音依然不带任何感情。“沙罗她?”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沙罗她没什么事,要进去看看她吗?”

  “不了师兄,我还有事。”

  门口简短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寂静。沙罗望着天花板,伸出了自己的手,此刻,即使身处温暖如春的房间里,她似乎还能感觉到晴明手上的冰冷。那一丝凉意,好像还残留在她的手上。

  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很想,很想温暖一个人。

  这件事过后,两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每次斗嘴沙罗依然占不了什么上风,但对这个清冷的少年,她的心里却多了一份异样的情绪,是怎样的情绪,她也不清楚。

  “晴明,保宪哥哥呢?”沙罗走进保宪的房间,只见晴明靠在墙边看着书卷,自从上次的落水事件以后,保宪就让晴明和他同睡一屋了。

  “不知道。”晴明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不会又是去会情人了吧。”沙罗抿嘴一笑。

  “既然师兄不在,那么请回吧。”晴明淡淡道。

  “喂,安倍晴明,这里是我家好不好,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沙罗被他这么一说,反倒想和他唱起对台戏。

  晴明抬眸瞥了她一眼,又继续看起手上的书卷。

  他看什么看得这么仔细?沙罗不禁有些困惑,她走了过去,凑过头去一看,全是密密麻麻的汉字,她的头开始泛晕了,晴明身上隐隐散发着一阵湖面结冰的清香,她的头,好像更晕了……

  “再看你也看不懂。”晴明的嘴角微微扬起。

  “谁说我看不懂。”沙罗瞪了他一眼。不就是汉字吗,虽然不是全懂,可也懂一些呀。

  她翻过那本书卷,只见封面上写着两个大字:周易。”我知道,这是从大唐过来的书,以前我也见过父亲大人和哥哥读过,听说对占卜很有用呢。”她不以为然的说道。

  “对了,也能用来算命呢,对不对?”她又加了一句。

  “嗯。”

  她的兴致忽然来了,伸出了手,道:“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帮我看看手相,看看你算得准不准?”

  “大材小用。”晴明低低道。

  “因小见大,你听没听过,”沙罗睨了他一眼,干笑了一声:“哼哼,安倍晴明,难道你连这个也不会?”

  “不要以为激将法有用。”

  “安倍晴明,你好笨哦。”

  “说了这招不管用。”

  “啊,我看以后你该改名叫安倍笨蛋。”

  “……””或者改成安倍笨……“

  “沙罗……把手拿过来。”

  沙罗得意的一笑,摊开了手心。

  晴明眼波一动,瞥向了她的手。白皙娇小的手心上有几条淡淡的纹路,这只手,曾经很努力的想要温暖他,想到这里,晴明心里的一个地方忽然柔软起来。

  “沙罗的命相很好,事事顺利,前有贵人,更添喜气,财禄丰盈,万事大吉,不过可惜……”

  沙罗正陶醉在一大堆顺耳好听的话中,对方忽然一个直转而下,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惜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晴明的眼中闪过一丝狐狸般的笑容。

  “喂,你很过分好不好,可惜什么呀,告诉我。”沙罗郁闷的催道,他越是卖关子,她就越是想知道。

  “我该休息了。”晴明啪的一声合上书,不再理会她,自顾自的躺了下来,转身背对着她。

  “别以为你用这招就可以,你快点告诉我!“沙罗提高了音量。

  晴明心里暗暗好笑,索性闭上眼睛装睡。

  “你不告诉我,我就一直待在这里哦。”

  “说嘛,晴明,人家好想知道。”

  “告诉我了,好不好?”

  “安倍晴明,你这个怪小孩!”

  “说不说!再不说我对你不客气!”

  沙罗折腾了一会,却见晴明毫无反应,只听见他平稳的呼吸声有节奏的响着,她愣了愣,这个怪小孩,不会在她这样的噪音骚扰下也能睡着吧。

  “晴明?安倍晴明?”她低低喊了一声。“真是奇怪的小孩,这样也能睡着。”

  她忽然起了好奇之心,慢慢的移动到他身边,探头望过去。

  虽然他背对着她躺着,但在半明半暗的烛光下,她依然能看见晴明那对长长的睫毛轻轻的忽闪着,十分的可爱。

  “笨蛋,这样会冻出病的。”沙罗低低咕哝了一句,顺手拉过旁边的单衣替他盖上。

  静静的看了一会,沙罗突然笑了出来,不知道为了什么,只是,觉的很开心很开心。”晚安,怪小孩。”沙罗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站了起来,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听见她出门,晴明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身子微微一动,拉紧了盖在身上的单衣。

  真的……很暖和……

  ===============================

  不知不觉中,冰雪开始消融,初春的樱花在春风的吹拂下又再次绽放,繁华盛世中的平安京,又迎来了一个樱花似雪的季节。

  初春时,安倍晴明第一次回了趟家,在这之前,他从没有回过家,连家里的事都没有提过。

  沙罗私下问哥哥究竟出什么事了,哥哥告诉他,晴明的父亲,时日无多了。

  晴明回来的那天早上,天上正下着蒙蒙细雨,一听见他回来的消息,沙罗就去找他,出了房门,她就看见晴明正站在院子里那棵八重樱下,晓光晨风,吹卷的他衣袂飘飘。

  暮春时节的樱花,纷纷扬扬,如雨纷飞,而那立与缤纷花雨中的人,似是被交织包裹与其中,任那花瓣纷落在自己的肩头,衣袖,只是一脸平静怅然。

  他那清澈的目光穿透了绚丽花幕,定定的望向远方,不可知的未来。

  “晴明,你回来了。”沙罗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晴明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沙罗看着他消瘦了许多的背影,心里隐隐的疼了起来,为什么,自己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雨,越下越大了。

  “哥哥,晴明他……”

  “他的父亲刚刚过世,伤心也是难免,不过这孩子倔强,听说他这次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过,我怕他憋着反而更难受。”保宪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我去看看他。”沙罗还是走进了晴明所在的房间。

  晴明正面对着格子窗独自坐在那里,也不说话。

  “晴明,我知道你很伤心,不过,也许,哭出来会好一点呢。”她小声的开口。

  “我没事。”他淡淡回了一句。

  真的没事吗?为什么她看见他的身子在微微发颤。

  “想哭就哭啊,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忍不住说道。

  他终于转过了头,冷声道:“你很烦。”

  她破天荒的没有回嘴,沉默了一会,忽然拉起他的手,道:“跟我来!”晴明愣了一下,想要甩开她的手,却没想到这次她的力气大的超乎他的想象。

  沙罗用尽力气,一直把他拉到庭院里,冲进了大雨之中。

  雨水,瞬间打湿了两人的衣衫,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了下来。

  “晴明,是雨水,只是雨水……”她抹着脸上的雨水,眼前一片水雾弥漫。透过薄薄的雨雾,她隐约见到晴明的脸颊上也不停的滑下雨水,不自觉的伸手去接,几滴雨水顺着他的下巴滑落在她的手心里,好热,是灼热的液体……

  她忽然松了一口气……

  那个傻瓜,倔强了那么多天没有流下的眼泪,终于在无声中落了下来。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