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前传》->正文

阴阳师物语 第九章 青海波舞

  皇上自然是龙心大悦,重重褒奖了晴明,当然,连带着,也有沙罗的份。晴明一下子成为了皇上身前的红人,再加上他本来就风姿清雅,气韵无双,一时之间,也有不少女房给他写去了许多爱慕的情信。

  在弘徽殿,佑姬也对沙罗的胆色大大称赞了一番,这件事很快传了开来,沙罗好像也借了晴明的光,知名度大大提高,不过人红了也有烦恼呢,除了源高明的信,她也收到了一些其他公卿的情信。

  “看,看,那位就是安倍晴明大人呢。”一群女房遥遥望着正进宫来的安倍晴明细声交谈。

  “晴明大人真是年少有为,姿容风流,我看和右大臣大人都不相上下呢。”

  “是啊,看晴明大人的风姿就像秋菊一样美好呢。”

  “我说晴明大人更像是冬日梅花上的薄雪呢。”

  沙罗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一袭白色狩衣的晴明正一脸淡然的走过回廊,根本没有往这个方向看一眼,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样的晴明,还真像和梅花上的薄雪一样清冷,她轻轻一笑,忽然想起了那天温柔笑着的他,就好像梦幻一般。

  不过也许只有她知道,晴明他,其实也有温柔狡猾的一面呢。这是晴明和她之间的秘密。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小小的窃喜。

  几度春风,几番春雨过后,繁茂的红椿丛泛起了细浪,一簇簇火焰般的燃烧着,一串一串浓紫色的紫藤花挂满了院落,随风摇曳,舞落花瓣片片。”沙罗,你还没准备好吗?今日的宴会上据说右大臣大人会表演青海波舞哦。“小宰相一脸神往的边说边走了进来。”右大臣?“沙罗愣了一下,青海波是宫廷中最为华丽优雅的舞蹈,舞姿模仿海潮,舞者一般都是当时第一的贵公子。

  “快一点,不要让娘娘等了。还有,今天要穿上正装,”她的这句话更打击沙罗,平时已经觉得行走不方便了,现在还要穿上繁琐的正装,简直就是个被缚住的棕子。

  等她们到了清凉殿前,那里已经坐了不少公卿和贵族。御帐台的的垂帘后端坐的是村上天皇,沙罗跟着佑姬到了女眷所在的回廊上。

  说实话,来了这么久,她还从没看到过皇上的其他妃子呢。不过虽然没有设置垂帘,女眷们依然用手中的蝙蝠扇半挡着自己的脸,遮遮掩掩,她也看不清楚。

  正疑惑着,忽闻一阵嘹亮的笛声响彻云霄,在青海波悠袅的旋律中,众人翘首以待的右大臣源高明优雅的出场了,只见身边的女子们一片艳羡之色,抬眼望去,今天的源高明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他身穿覆蓋著鳥甲的華麗缺腋舞袍,萌黄的袍子上装饰着青海波中的千鸟,下身着绘着波浪纹样的下袭,配着螺钿千鸟的太刀,手持同色的蝙蝠扇,头戴卷缨冠,冠上簪着一枝娇艳的紫藤花,远远看去,眉目如画,姿态秀丽,舞姿翩跹,真是说不尽的风流。

  紫色藤花纷纷落下,随风乱舞,他那朝花带露般的风姿,随风翻飞的舞袖,使得天地都增加了光辉,令众人仿佛置身与梦境之中,忘却一切尘世烦恼,眼中唯有贵公子的极魅之舞。

  在那一瞬间,沙罗也有些迷惑了……

  舞乐结束之时,大家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源高明的唇边勾起了一丝优雅的笑容,令在座众人更是惊艳绝伦。的e5

  他忽然抬眼朝沙罗所在的方向望来,接触到他热情的目光,沙罗赶紧低下头去,心里怎么都不明白,这样的翩翩贵公子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看上她了?难道越是得不到他越有兴趣?

  不过,看完这么精彩的舞蹈,沙罗倒的确对他改观了一点。

  没坐了一会,沙罗忽然感到下腹很涨,糟了,一定是刚才出来前喝了太多水,无奈之下,她侧头在佑姬耳边说了几句,佑姬微微一笑,道:“快去快回。”

  这句话简直是天籁之音,沙罗刚想匆匆起身,忽然想到周围还有这么多双眼睛,赶紧很慢很慢用她认为最优雅的姿势起了身,缓缓行出回廊。

  一离开众人的视线,她也不管什么淑女风度,急忙提起衣服就走,这可是正装啊,方便一次是多么的不容易。

  刚快步走到渡廊上,她忽然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阵轻风略凉的涩香扑鼻而来。这个香味,她揉着鼻子抬起头来,果然,是源高明。

  “你怎么在这里,刚刚不是还在清凉殿吗?”沙罗诧异的倒退了一步。

  “喜欢我的青海波舞吗?”他微笑着取下帽上的藤花。

  “你跳得很好。”她说的是真心话。

  “那么,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源高明靠近她,将藤花轻轻放在她的扇面上,柔声吟道:“我亦惜花者,何曾手触枝。我可是一直都很有耐心哦。“”我……“她现在只想要快点去解决人生一大急,实在没有这份闲情和他如此风雅。

  “我已经说过,平凡如我,实在不值得右大臣大人如此费心,告辞了。”她刚走了一步,就被他拉住了衣袖,

  “我实在是不明白,比我美丽的女子多的是,为什么右大臣偏偏对我有兴趣。”沙罗一急,干脆折过身,盯着他问道。

  他先是一愣,又笑了起来,道:“沙罗,这就是缘分啊。”

  “我看是孽缘。”她低低嘟囔了一句。

  源高明听见了她的低语,不由笑出声来,“欲折樱花去,惜花怕折枝。沙罗,你也要明白我这份惜花之心哦。”他的语气温柔,眼眸中却没了笑意。”嗯嗯,我明白,我明白。“她急于脱身,随口应了几句。

  他这才放了手,沙罗急忙很没有风度的快步离开了那里,直奔她现在最想去的地方。

  ==============================

  宴会散了之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等沙罗从佑姬处回来,天已经暗透了。她进了房,累的倒在了榻榻米上,维持端庄的坐姿实在,实在是件很累得事情,她的腰好酸。

  她躺了一会儿,坐起了身,揉起发麻的膝盖。揉了一会儿,门外忽然传来轻微的扣门声,

  “谁?”我问道。

  “沙罗,是我,小宰相。”

  “嗯,等等。”沙罗撑着地面站起身来,她还没脱去正装,这厚重的衣服令她行动不便。刚移开门,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轻风略凉的涩香,她心里暗叫糟糕,刚要关门,一个高挑的身影已经闯了进来。

  凭着这香味,不用看她也知道来者是何人。

  “小宰相!”沙罗心里一阵发紧,朝门外怒喊了一声,这该死的小宰相,竟然出卖她。门外早没了声音。她一定还觉得是件很风雅的事情吧。

  沙罗定了定神,道:“天色已经这么晚,右大臣大人怕是走错了地方吧。”

  源高明已经换了一身藤紫色的直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沙罗,既然你说了明白我的心意,那么今晚就一解我相思之苦吧。”话音刚落,他就轻轻捉住了她的手。沙罗手上的扇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沙罗脑中一阵晕旋,立即反应过来,伸手把他推开,朝门口跑去。可是——她忘了自己身上沉重的累赘。刚跑了一步,就被他拉住衣袖拽了回来。轻轻一带,就被他推倒在了榻榻米上,本来这么沉重的衣服沙罗已经很难站起身,就更别说被他按住了。

  “源高明,你不是自己还说欲折樱花去,惜花怕折枝。现在怎么变卦了。”沙罗定了定心神,低声道。

  “沙罗,唐土不是也有一句汉诗,花堪折时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他优雅的笑着,牢牢握着她的手。

  这个男人,还蛮会找借口。沙罗尽量保持着冷静,今天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只能靠自己了,所以,千万不能惊慌,一定要冷静,一定会有办法的。

  想到这里,她干笑了几下道:“既然这样,沙罗也没什么可说,请让沙罗为大人更衣。”

  他似乎微微一诧,随即又愉快的笑了起来,道:“好。”

  沙罗继续干笑着,伸手去替他解直衣,刚碰到他的直衣,她就愣住了,不知该怎么解这么复杂的男装,源高明看出她的窘态,不由一笑,牵起她的手轻轻一吻,道:“纤纤素玉手,不知何解衣。沙罗,你还真是可爱呢。“说着,他自己动手熟练的脱下了直衣,直到剩下内里的单衣,沙罗愣了一下,他的动作还真熟练呢,一定经常偷香窃玉。”沙罗……“他低唤一声,伸手想来解她的衣裳,”阿,阿嚏。“她忽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冷吗?”他停了手。

  “嗯,好像有风吹进来呢,不知道右大臣大人可不可以去看看门有没有关严。”沙罗被自己发嗲的声音寒了一下。的6

  “我去看看。”他笑了笑,立刻起身,走到门边,靠在门侧,低头一看道:“沙罗,门好好的。”

  “可是,我好像听见外面有奇怪的声音呢。”沙罗也慢慢靠了过去,故意装出了一副害怕的表情。

  源高明迟疑了一下,移开了门,探头看了一眼,道:“没有……”还没等他说完,沙罗用劲气力,对着他的背后重重一脚踹去,他猝不及防,直接跌出了门外,沙罗立刻移上门,并用木棒牢牢的卡住了门的内侧。的62

  “沙罗!”他显然是大吃一惊,“快开门,这是怎么回事?”

  “右大臣大人,您还是早些回去吧。”沙罗靠在门边,忍着笑道。

  “可是,沙罗,我的衣服……”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尴尬。

  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第一贵公子只穿着内衣回家,若是被人撞见,可就太没面子了。

  “大人,沙罗实在打不开门……”她装腔作势的说了两句。

  “沙罗,你好大的胆子!快开门。”他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淡淡的怒意。

  沙罗心里乐极,口中仍然道:“大人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被人撞见您这个样子的话……恐怕……”

  “沙罗你,你……”他好像很郁闷的样子,过了一会,门外已经没了声音。

  沙罗终于格格笑出声来,光是想想源高明那狼狈的样子,她就乐不可支。

  右大臣大人在溜出皇宫的时候很不巧的遇上了在宫中巡逻的藤原中将,而这位藤原中将偏偏一直都看不惯右大臣大人,于是,第二天,右大臣偷香不成,仅仅穿着内衣狼狈的出宫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可怜堂堂第一贵公子居然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右大臣也因为此事,以避物忌为由,好几日没有来上殿。

  至于小宰相,在答应了这整整一个月帮沙罗做所有的事情后,沙罗也不再追究她了,宫里的这种风气沙罗也清楚,所以也就没再怪她。

  不过这件事过后,沙罗收到的情信一下子锐减,从别人看她的怪异目光中,她清楚的感觉到很多人都很十分同情右大臣,明显把她归入那不知好歹的一类中了。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