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前传》->正文

阴阳师物语 第十二章 酒吞童子

  沙罗失踪的消息立刻让整个贺茂家乱成一团,苏醒后的小宰相凭着残存的记忆将晴明他们带到了那座破落的府邸,希望能查出一些端倪。

  “小宰相,你确定是在这里看见沙罗的吗?”保宪一脸的凝重。

  “是,当时大人也在,我看到沙罗,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小宰相小声答道。

  “大人?”晴明皱了皱眉,“什么大人?”

  “大人他是我的……”小宰相脸上一红,没有再说下去。

  晴明和保宪对视了一眼,这个大人多半和沙罗的失踪有关。

  “要是沙罗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她母亲。”贺茂忠行大人早就没了平时的冷静,紊乱的心情令他的卜算也频频出错。

  “父亲大人,沙罗不会有事的,您不要担心。”保宪虽然安慰着父亲,脸上却也是遮掩不住的担忧。不管什么鬼怪,如果敢动他的宝贝妹妹一根毫毛,他一定打得它们魂飞魄散。

  “这个是……”晴明从地上捡起了一根火红色的发丝,脸色微变,冷声道:“莫非是——酒吞童子?”

  他的话音刚落,大家的脸色全变了。

  酒吞童子,经常会幻化成英俊男子勾引年轻女子,并且会趁机吃掉那些受他诱惑的女子,听说他是鬼族的首领。怎么也算得上是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怪。

  “沙罗小姐如果落在酒吞童子的手里,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其中一位弟子脱口说道。

  “闭嘴!”保宪怒喝一声,忙安慰父亲道:“父亲大人,您别听他胡说,我们立刻就出发去酒吞童子的老巢大江山去救妹妹,一定会没事的。”他又转头望向晴明,正要说话,却见晴明紧紧捏着那根发丝,眼中毫无保留的泄露出他内心的焦灼。

  保宪的心里微微一动,难道晴明他……

  但只是一刹那,晴明的神情又恢复了平静,“师父,酒吞童子并不好对付,如果我们这样贸然上山,恐怕会打草惊蛇,伤了沙罗。”

  “嗯,”贺茂忠行沉思了一下,道:“晴明,你有什么好主意?”

  晴明微微一欠身,道:“我们不如就利用酒吞童子喜欢女色的弱点,以女子的身份会更容易接近他,也更容易救出沙罗。”

  “女子的身份?”保宪一愣,“可是哪里来的女子?”

  晴明的眼中飘过一丝狐狸般的笑容,轻轻说了几个字,“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保宪猛然反应过来,不由愕然问道:“晴明,你是说男扮女装吗?”

  晴明点了点头。

  保宪望着晴明美丽的容貌,稍稍释然了一点,也不得不承认晴明这个方法不错。

  “师父,那就由我们上山去救沙罗,您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晴明朝贺茂忠行说道。

  “我们?”保宪又是一愣。

  “当然,”晴明淡淡一笑,“还有你,保宪师兄。”

  保宪的嘴角开始抽搐,“我也要男扮女装?”

  “那是自然。”贺茂忠行大人发了话。

  也罢,也罢,为了妹妹,死就死了,要不是为了妹妹,男扮女装,这种会死人的事情他贺茂保宪怎么会去做。

  脱险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保宪伸手一挥,身上的衣服已经变为了女装,再看晴明,一袭萌黄色的单衣衬得他眉目如画,气韵如玉。保宪暗暗吸了一口气,晴明,还真适合穿女装,要不是知道他是个男的,还真让人有扑上去的冲动呢。

  “等等。”贺茂忠行大人闭上了眼,口中默念咒文,只见一个小小的绿芽从地面上钻了出来,绿芽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抽枝长叶开花结果,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眨眼的功夫完成,转眼间,树上已经结了两个小小的银色的果实。

  “父亲大人,,这是……”保宪迟疑的问道。

  贺茂忠行伸手摘下一个果实,放到保宪的手中,道:“里面藏着专门杀鬼的安纲。到时打开即可。”

  “安纲?不是传说中的斩魔刀吗?”保宪有些惊讶。

  “不错,因为普通的除魔术对酒吞童子没有用,只有安纲才能砍下他的头。”

  贺茂忠行又摘下另一个果实,放到晴明手里,沉声道:“沙罗她,就拜托你们了。”

  晴明将果实放进怀里,点了点头,道:“请师父放心,晴明一定会将沙罗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晴明,我们出发吧。”保宪刚说了一句,却见晴明朝前走了几步,拿出了符咒,默念咒文,只见天边的一角忽然渐渐泛红,浮云仿佛也被染成一片绚丽的红色,一声尖锐的鸟啼划破长空,直震的人耳膜嗡嗡作响,随着一阵扑扇翅膀的巨大响声,保宪抬头望天,顿时惊得说不话来,

  天哪,晴明唤出了什么式神……

  保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是四神里的……朱雀……晴明他,竟然已经能召唤出朱雀了……

  “晴明,你学得真快。”他不得不感叹道。

  “是师父和师兄的教导有方。”他淡淡说着,看着那朱雀稳稳的停在了他们身边。

  教导有方?保宪无奈的一笑,他自己还召唤不出四神呢。

  两人爬上了朱雀的背,它的羽毛很柔软,坐在上面就像坐在毛毯上,晴明不知又默念了些什么,朱雀一声长啸,振翅而飞。

  “师父,晴明师兄好厉害哦。”一旁的弟子望着远去的朱雀,这才反应过来。

  贺茂忠行望着天空,微微一笑,“晴明他,一定能把沙罗带回来。”

  此时的大江山,酒吞童子的府邸内。

  沙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抬眼望了望四周,自己正身处于一个简单灰暗的房间内,咦?她怎么会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她揉了揉昏沉沉的脑袋,忽然想起自己跟着小宰相到了一个破府邸,撞见了那个鬼怪,还很倒楣的被他捉住的事情,不由惊得跳了起来。完了,完了,这里一定是那个鬼怪的老巢了……

  她赶紧起身走到门口,移了移拉门,门却丝毫未动。

  怎么办,她还不想死呢……

  “吱——”门忽然被移开了,沙罗吓了一跳,立刻像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往后退了几步。

  进来的果然是那个妖怪男人,沙罗的背后微微沁出了一层冷汗。

  “怎么,害怕吗?”那男人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沙罗定了定心神,道:“害……害怕,有什么……好……好害怕的。”

  “哦?”那男人挑了挑眉,“就算知道我是酒吞童子也不害怕吗?”

  酒吞童子?沙罗自然是听说过这个鬼怪,身子一软,差点滑了下去,酒吞童子最喜欢食用少女的肉了,她不是不知道,不要啊,她不想这样被莫名其妙的吃掉,死得这么难看。

  “呵,,呵,,”她也佩服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能笑出来,“没想到酒吞童子是个美男子呢。”

  酒吞童子脸上闪过一丝不解,显然对她的反应有些惊讶。

  “哦,你果然和那些女人不一样,明知道我会吃你还能沉得住气。”他慢慢靠近她,低下头,用充满蛊惑的声音问道:“可是,我真的会吃了你哦。”

  沙罗抬眼看他,他的眼神闪烁不停,散发着幽暗的光芒。沙罗,要冷静哦,父亲他们发现自己失踪一定会来救她的,那么现在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能多活一点时间也好。

  “我,”她犹豫了一下,忽然笑了笑,道:“我怎么会怕呢,看你这样帅的掉渣,多少女子哭着喊着求着被你吃掉,你选上我还真是我的荣幸,不过看在我这么崇拜敬仰你的份上,就让我多待在你身边一些时间,让我能随时景仰膜拜你的绝世风姿,到时我一定高高兴兴的被你吃掉。“沙罗爆豆子的说了一大串,一边说,一边直掉鸡皮疙瘩,出生以来,还从没说过这么肉麻的话。

  酒吞童子愣了一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你还真是有趣呢,看来我不必对你用摄心咒了,好,我就先留你几天吧。”

  一听这话,沙罗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给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看来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句话真是人鬼通用呢——

  晴明和保宪也很快赶到了大江山。

  两人在山路上走了一会,还没有走多少路,立刻就有两名穿水干的男子向他们走来,晴明感到了一股妖气,看了一眼保宪,保宪朝他使了个眼色,看来运气还不错,酒吞童子的手下这么快现身了。

  “两位公子,我和妹妹两人在这里迷路了,现在天色已晚,现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保宪身形一动,先迎了上去,以袖遮面,悲悲切切的说道。

  那两人看了看他们,又对视一眼,晴明又不失时机妩媚的瞥了他们一眼,那两人顿时惊艳不已。其中一个穿绿色水干的男子立刻说道:“既然这样,不如先去我们大人府里暂时休息一下,请大人送你们下山。”

  “那,就麻烦公子们了。”保宪低低说道,拉起晴明的手,“妹妹,我们走。”

  酒吞童子的府邸很快到了,进了门,两人立刻感到一阵压抑的感觉迎面而来,满院的花香遮掩不住那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全是妖术变化出来的幻境。”在等待他们通报的时候,晴明低声道。

  保宪点了点头,道:“沙罗应该就在府里的某个地方吧。”

  “嗯,等会我会让式神去找。”

  “我家大人正在前厅饮宴,大人想在那里见见请两位姑娘。”那绿色水干的男子很快就回来了。

  “明白了,请带路。”保宪笑了笑。

  还没踏进前厅,两人已经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鬼魅之气,走了进去,晴明抬眼向四周看去,周围已经坐了不少人,虽然个个都是面目清秀,身穿水干或是狩衣的男子,但他知道,这些全是鬼怪。

  “两位姑娘,是迷路了吗?”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前方响起,晴明抬起头来,正前方坐的是一位风姿优雅的男人,他那流水般的长发倾泻在浓绯色的狩衣上,昏暗的烛光下,那张俊美的脸显得格外苍白诡异,他慢慢抬眼,眼眸中闪过一丝妖诡的神色,晴明忽然感到他的双眼中的黑色越来越暗沉,渐渐扩大,扩大,仿佛天上的夜幕整个压了下来,让人不能喘息。

  他在用摄心咒!

  晴明立刻在心中默念破幻咒,这个程度的摄心术并不能对他怎么样。”啊,头好晕,”保宪立刻低唤了一声,晴明瞥了他一眼,他向晴明眨了眨眼,晴明心中有数,也立刻作出一副呆滞状。

  “过来。”酒吞童子把手一伸,保宪和晴明立刻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大人,您的这一招每次都那么有用。”

  “这次的两个女人看起来不错呢,不知道她们肉的味道怎么样?”

  “这两个女人,等我玩腻了再吃吧。”酒吞童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么再加上刚捉的那个女人,这下我们可有口福了。对了,大人,那个女人呢?”

  “那个女人,先留一阵子再说。”酒吞童子的话让晴明和保宪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没有来晚,沙罗还好好活着。

  酒吞童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对身边的一个男人低声道:“去把那个女人叫出来。”

  不多时,沙罗被那男人带了过来。

  晴明和保宪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她,沙罗无意中一瞥,忽然发现眼前的两个大美人来得格外眼熟,再仔细一看,差点激动的喊出声来,老天,这两个美女竟然是晴明和哥哥!他们来救她了……

  保宪飞快的给她丢了个保持冷静的眼神,沙罗会意的一笑,又望向了晴明,晴明的眼神一片清澈,平静无澜。

  “你不是说景仰我吗,那么好好服侍我吧。”酒吞童子扬唇一笑,又指了指晴明和保宪,道:“你们也是,全都给我倒酒。”

  沙罗此刻的心情甚好,立刻给他斟了一碟酒。

  “好漂亮的手。”他忽然捉住了沙罗的手,轻轻抚摸,捏来揉去,沙罗心里暗暗咒骂,死妖怪,死妖怪,想抽出手却又怕惹恼了他。

  保宪早就沉不住气了,正想说话,晴明却勾起了一个极其妩媚的笑容,靠向了酒吞童子,柔声道:“大人,人家也要嘛。”

  酒吞童子的注意力立刻被晴明的笑容吸引,他立刻拥住了晴明,笑道:“你们女人啊,都是……”

  他后面的话沙罗没听清。虽然知道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可是她真的真的很想笑,晴明那个样子实在是,太撩人了。的6d

  不止是她,在一边的保宪也忍笑忍的很辛苦。

  酒吞童子在沙罗和晴明的不停劝酒之下,已经喝得大醉,倒在了矮几边。他的那些手下也都已经醉醺醺一片。

  晴明和保宪对视了一眼,应该是——时候了吧。

  只是,酒吞童子现在正紧紧搂着晴明,晴明如果一动的话,酒吞童子就会察觉,保宪看着晴明,指了指自己。

  晴明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保宪从怀里掏出了那个果实,轻轻打开了果实,只见银光闪烁,一把锋利的太刀出现在他的眼前。

  沙罗看着这一切,一动也不敢动。

  说时迟,那时快,保宪举起安纲就往酒吞童子的脖子砍去,就在要接触到他脖子的时候,他忽然抬头睁开眼睛,保宪微微吃了一惊,想也没想,操起旁边的酒盏就泼了他一脸,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保宪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砍,手起刀落,顿时鲜血四溅,他的头就直直飞了出去。

  底下众鬼大惊,晴明立刻掏出符咒,默念九字真言,只见在一片绿光之下,那些鬼怪纷纷现出原形,痛苦哀嚎。

  “哥哥,他死了!”沙罗刚喊了一声,忽然见到酒吞童子那掉落的头颅发出一阵红光,满头黑发渐渐变成了火红色,头顶上方长出了两只长角,双眼直直看着她,露出妖诡的一笑,朝她飞了过来,保宪一时大惊,忙用咒术封住头颅的去向,没想那头颅轻易的破了咒术,直冲沙罗而来,来势之快,他已经来不及布下结界。

  沙罗赶紧闭上了眼睛,忽然只觉身子被一股大力扯了过去,转眼间,她已经在晴明的怀里,”晴明,它的头!“沙罗看清眼前的情景,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酒吞童子的头正狠狠咬住晴明的手臂,鲜血正从那里涌了出来。

  晴明的脸色还是一片沉静,他放下沙罗,伸手抓住酒吞童子的头发,念着咒文,那头颅迅速的飞了起来,只见他满头红发竖起,狂笑起来,尖声道:”想杀死我,没这么容易!”

  晴明手臂上的血还在流着,沙罗心里一阵刺痛,晴明流血了……保宪正想召唤恶灵来对付这个该死的头颅,晴明已经早他一步,将自己的血滴了一滴在符咒上,开始召唤起灵物。

  “晴明,你做什么!”保宪大喝一声。

  晴明也不理会他,继续念着咒文召唤灵物。

  晴明他要召唤什么?看见他滴了血在符咒上,沙罗也不由心里一惊,虽然她不是阴阳师,却也知道血祭灵咒这回事,一般是以达到祢补术力不足,提高法术威力之用。只有召唤魔界灵力很高的魔物才会用到。

  一股黑烟缓缓从地底升起,在黑烟中渐渐出现了一只相貌极为凶恶的大狗,晴明召唤来了魔界的——犬神。

  犬神的灵力虽然很高,但万一主人本身的灵力无法压制它,便有可能被它吃掉,发生逆风的可能也大得多。只见犬神高吼一声,一口咬住了酒吞童子的头颅,还不等他挣扎,就生生咬碎了他的脸,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

  沙罗只觉肠胃一阵翻腾,赶紧别过头去。

  等晴明收回犬神的时候,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沙罗赶紧跑过去查看他的伤口,“晴明,你流了好多血,痛不痛?我给你包扎……”

  晴明看着她,眼神复杂难辨,忽然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紧紧的搂住她,紧的她就快喘不过气来。

  “晴,晴明?”沙罗听见他的心跳得好快。

  “沙罗,你——没事就好。”

  她的心,在一瞬间好像停止了跳动,忽然,很想流泪……

  保宪看着这一对紧紧相拥的人儿,唇边扬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自己怎么一直没有发现,晴明和沙罗,是多么相配的一对孩子啊。

  不过,沙罗这个没良心的小孩,怎么说他也做了这么大牺牲救她哦,居然连问都不问一句,只顾管着晴明了。想到这里,保宪的心里涌起了一丝酸酸的滋味。”哎哟!”他忽然捂住脸喊了一声。

  没有人搭理他。

  “哎哟!”他只好再大声一点。

  “(师兄)哥哥?”两人终于听见了他的声音,晴明身子微微一振,立刻不动声色的放开了沙罗,沙罗连忙跑到保宪身边,一脸焦虑的问道:“哥哥,你也受伤了?伤到哪里了?”

  “唔,哥哥的右脸好像伤到了。”保宪忍着笑。

  “是吗?让我看看……”沙罗赶紧去掰他的手。

  “保宪师兄,”晴明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你的右脸受伤,为什么捂住左脸不放呢。”

  保宪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捂错了脸。

  晴明的眼中又闪过了那抹狐狸般的笑容。

  “好啊,哥哥,你骗人!”沙罗趁机掰开了他的手,什么受伤,无论左脸右脸都好好的。

  “哦呵呵呵……哥哥跟你们闹着玩呢。”保宪干笑了几声,连忙站起身来,刚转过身,只听砰的一声,保宪的脸不偏不倚的正好撞在身旁的柱子上。

  “啊,哥哥,这下真的受伤了,以后可千万不要说谎了哦。”

  “沙罗,你不心疼哥哥,还说风凉话!”保宪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沙罗看了一眼晴明,两人默然了一会,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孩子,居然还笑!”

  “哥哥,你也不比我们大了多少,怎么说话像个小老头一样。”

  “小老头?你敢说我是小老头?”

  “呵呵……哥哥你是英俊神武,绝世无双,风流倜傥的——小老头。”

  “沙罗,给我死过来!”

  “阿,哥哥发飙了,晴明,我们快走!”

  晴明的嘴角噙着淡淡笑意,能把保宪师兄惹到发怒的人,全天下也只有沙罗一个了吧,沙罗还是一样的精神满满,这样的沙罗是他熟悉的沙罗,也是他不知何时开始就——忘不了的沙罗。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