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Vivibear->《寻找前世之旅前传》->正文

阴阳师物语 第十三章 提亲

  酒吞童子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入冬时节,佑姬顺顺利利的诞下了未来的东宫——平成亲王。

  佑姬却有些舍不得沙罗离开,又挽留了她一段日子,中宫娘娘既然开了口,沙罗也只得暂时在宫里再多停留一阵。的33

  她抬眼望去,格子窗外,已是细雪纷飞。

  晴明他,不知在做什么呢?沙罗想起晴明紧紧拥抱她的那一幕,不由脸上有些发烧,忽然听到扑腾扑腾的声音,她走到窗前,见是一只麻雀飞了进来,心中一喜,是晴明的式神呢。

  她赶紧捉住麻雀,解下了系在它脚上的纸条,打开一看,只有三个字:宣阳门。

  她的心里有些疑惑,宣阳门就在这附近,那么说来晴明今天又进宫了,他的意思是他在宣阳门等她吗?

  可恶的晴明,总是这样惜字如金。就不会再多加几个字吗,猜来猜去好烦哦。

  她想了想,赶紧加了一件外衣,匆匆出了房间,往宣阳门走去。

  在离宣阳门不远的地方,她看见一个最不想见到的人——源高明,刚想往旁边躲避,却偏偏被他发现,还没等她转身,他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

  “沙罗,这么冷的天去哪里?”他微微一笑。

  “没去哪里,随便走走。”她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

  “沙罗,听说你被酒吞童子捉走的时候,我真是担心的要命,现在看你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我也放心了。”他微微弯下了身子。

  “嗯,多谢关心,我可以走了吧。”她有些着急起来,万一晴明走了怎么办。

  “沙罗,你可真是狠心呢,”他的手忽然滑过她的面颊,“看你的脸,多冷啊,”

  沙罗侧过头,脸上已经有了些许怒意。

  “无聊。”她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等等。”源高明扯住她的衣袖,往后一拽,正好把她拽到自己的怀里。

  “放开我!”沙罗这下可真生气了。

  “沙罗,要乖乖听话哦。”他顺势将她紧紧搂住,轻闻她发端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

  沙罗虽然挣扎了几下,但毕竟是个女孩子,论力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又根本动弹不得。

  “沙罗,初春时节我就去贺茂大人的府上提亲。”他的下一句话让沙罗如坠冰窖,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她重重一把推开他,冲着他就是一脚。

  “作你的春秋大梦!”她怒道,“鬼才嫁给你,你要敢来提亲,我保证你会很后悔很后悔!”

  “贺茂沙罗,你往哪儿踢”源高明痛的弯下了身子,沙罗愣了愣,她也没有很用力,怎么他脸上的表情这样恐怖,厄,还是赶快离开比较好。

  “想跑!”源高明一把捉住了她。”喂,只不过轻轻踢了一下,有那么痛吗。“沙罗还不服气的回道。”沙罗你这个笨蛋……“他咬牙切齿的捏着她的手腕。”好痛,快放开我,不然我不客气了。“沙罗挣扎着。

  “你哪里也别想去!”他似乎真的生气了。

  “右大臣大人,您这是在做什么?”一个比冰雪还寒冷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沙罗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一喜,冲着身后那人就喊:“晴明!”

  一袭白衣的晴明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眸中仿佛积聚着厚厚的冰霜。

  源高明一见有人,也不得不先放开了手。沙罗立刻跑到了晴明身边,一脸愤怒委屈。

  “沙罗,别忘了我说的话。”源高明一甩袖子,悻悻而去。

  看着他远去,沙罗这才松了一口气。

  “晴明,还好你来了,这个源高明,真的好讨厌,”沙罗低声道。

  “我应该再早一点过来。”

  “嗯,不过现在没事了,而且他还中了我的无敌脚。”沙罗犹豫了一下,没有把源高明要提亲的事告诉晴明,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如果说出来,晴明也许会生气。而且,那个源高明一定也是随便说说吧……

  晴明眼中的冰霜渐渐消融,淡淡的笑意划过眉梢,“来,”他朝她伸出了手,沙罗微笑着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冷吗?”他握紧了她的手。

  她摇了摇头,晴明的手,好温暖呢。

  “这恐怕是今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了。”他低声道。

  “嗯,很快又是春天了。”

  “沙罗,等到了春天你就回来吧。”

  “嗯,我会和娘娘说的。

  沙罗侧头看着晴明,他的神情淡定,嘴角微抿。晴明现在在想些什么呢?虽然近在咫尺,可是有时她又觉得他就好像天边的云,竹林的风,感觉的到他的存在,却总是触摸不到……

  “晴明,将来,你会想和谁一起赏雪?”她忽然脱口问道。

  他淡淡一笑,“沙罗呢?”

  “我想和晴明一起……赏雪。”她的声音细如蚊虫。

  刚说完,沙罗就感到他的手微微一颤,抬头望去,晴明的眼睛里闪烁着淡淡的光泽,他的微笑挂在嘴角似坠未坠,犹如暮春的樱花般诱惑着她的每一丝敏感的神经。

  “晴明,你还没有回答我哦。你呢?”

  “哦?不知道哦。”

  “你,你好狡猾。”

  “嗯,因为我是白狐的儿子啊。”

  他的眼中又飘过一丝狐狸般的笑容——

  过了两天,忽然传来右大臣生病的消息,听说他好像在梦里受了什么惊吓,在听了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劝告后,不得不再家静养一段时间。

  沙罗听到这个消息后,直觉感到这件事和晴明有关,再三追问之下,晴明眼中那抹狐狸的笑容出卖了他。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请了几个美人在梦里探望他。”他微笑着。

  “美人?什么美人?”

  “哦,也就是由骨灰里开出来的芍药花幻化成的美人,由冬天不死的蝴蝶幻化成的美人,还有飘来的绣花鞋幻化成的美人……”

  “好了,好了……”沙罗的眉毛开始跳动。

  “沙罗这下解气了呢。”晴明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孩子般的神色。

  沙罗忽然心里一动,原来,晴明这么做,都是为了她……

  她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提亲

  冬雪消融不久,春天又不知不觉得又来到了平安京,沙罗也出了宫,回到了贺茂家,继续着她大小姐的生活。春夜的樱花似乎一刹那就开了,铺天盖地的奢侈华丽,纷纷落下,飞花如梦又如烟,没有一丝痕迹。

  沙罗躺在樱花树下,一时间陶醉与这缤纷花雨中难以自拔,

  她轻合双目,细细的体会着那柔弱的花瓣划过脸庞的感受。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樱落如雪,风过无痕。

  “沙罗?怎么躺在这里?”沙罗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自己的头顶上房传来,她睁开了眼睛,晴明云淡风清的浅笑印入她的眼帘。

  “晴明,你也躺下来,这样躺着看樱花树真的很漂亮哦。”沙罗朝他灿烂一笑。

  晴明犹豫了一下,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躺下来才看得出嘛,”沙罗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也躺了下来,隔过细细的树枝,漏出一线蓝天,天空格外的蓝,那在灿烂阳光下白的近乎透明的樱花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自己的脸上,身上,轻盈柔软的一瓣瓣,暗香四下浮动。

  “晴明,你说我们会不会被花瓣埋起来哦。”沙罗望着天空抿嘴笑道。

  “沙罗……”

  “嗯?”

  “——没什么。”晴明欲言又止。

  “晴明,你怎么了?”沙罗不由疑惑的睁开眼睛。

  晴明已经坐起了身,伸手轻轻拨开了落在她脸上的重重花瓣,“再睡下去,你可真要被樱花埋起来了。”

  “埋起来也没有关系,就像一个樱花冢呢。”

  晴明的笑容一滞,下意识的用手指封住了她的嘴唇,“不要胡说。”

  她睁眼看着晴明,晴明的神色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同呢,这样近的距离,她又闻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那阵湖面结冰的清香。

  她的心,又开始狂跳,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只感到那阵熏香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晴明他,,难道想……她的心中犹如小鹿乱撞。

  “我,我还有事。”他的声音忽然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响起,她睁开眼,晴明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说完,他就匆匆而去。

  沙罗的心里,涌起了一丝说不清的失落……

  感到失望的不止是沙罗,躲在树后等着看好戏的贺茂保宪也大大失望了一把。安倍晴明这个临阵退缩的家伙,怎么不继续下去!这样下去,岂不是很头疼,两个孩子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真是急死人了。

  凭他在情场混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他知道晴明的心里八成有沙罗,可是晴明的性子还真是让人郁闷,怎么样才能让这孩子主动一点呢。

  “保宪大人,贺茂大人请您立刻去前厅。”侍女樱子的声音轻轻传来。

  “哦,有什么事吗?”

  “好像是右大臣大人亲自来拜访。”樱子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置信。当今天皇的亲弟弟,官居从二位的右大臣居然亲自来访,的确令人诧异。

  “哦?”保宪挑了挑眉,似乎感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贺茂保宪赶到前厅的时候,看见右大臣正与父亲相谈甚欢,他上前先与父亲行了行礼,又对着源高明微微一笑,道:“右大臣大人今日怎么亲自来访了。”

  源高明优雅的持着桧扇,笑道:“其实今日我来是有一事相求。”

  “右大臣大人,请说。”忠行大人笑道。

  “那我就直说了,我对贺茂大人的女公子沙罗一直心存爱慕,所以这次来是请贺茂大人应允我和沙罗小姐的婚事。”

  “什么?”保宪一惊之下脱口道,他急忙望向父亲,想出言阻止,但碍着源高明的面又不便明说,只得给父亲连做了几个眼色。

  “怎么了,保宪大人,您的眼睛似乎不舒服呢。”源高明轻轻一笑。

  “哦呵呵呵,是有点不舒服。”保宪也不便再使眼色,只得暗暗希望父亲不要就这么答应了。

  “原来是这样,这还真是件好事呢,以右大臣大人这样尊贵的身份来向我贺茂家提亲,真是不胜荣幸。”贺茂忠行大人只是笑着说着,看父亲似乎很满意的样子,保宪的心里不由为沙罗捏了一把冷汗。

  “父亲大人……”他终于忍不住想要插嘴。

  “那么,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下了,贺茂大人?”源高明轻轻放下了扇子。

上一页 《寻找前世之旅前传》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