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澳门巴黎人官网 | 韩流澳门巴黎人官网 | 影视澳门巴黎人官网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科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澳门巴黎人官网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桐华->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正文

第二部 Chapter 6 大龄留级生

  世间最固执的伤口是不流血的伤口,没有良药,也无从治愈,即使平复,也如水上月影,看似完整平静,可每当风吹过,就会皴起细细裂痕,暗暗疼痛。

  大龄留级生

  期末考试结束,众人的成绩没有太大变动,依旧是我们班陈松清第一,林岚第二,二班葛晓菲第一,五班关荷第一,张骏和我在全班二十几名晃荡。

  漫长的暑假,我的最爱。我躲在K歌厅的沙发上,边看书边吃零食,逍遥得象神仙。小波今非昔比,再不需要等着打赢台球才能请我喝饮料,现在不管什么时候去,沙发边都会摆满饮料和零食,随我吃。

  我从不和他客气,偶尔想起经济问题,也会良心不安地问:“要不要我出点钱?我妈给我涨零花钱了。”

  小波笑:“你能吃多少?这点东西我还请得起。”

  我嘴里嚼着果脯,没有顾忌地问:“你妈妈还在缝手套吗?”

  他坦然地回答:“是啊,对她而言,手头有事情忙碌就能忘记生活中其它不开心的事情。”

  乌贼听到我们的对话,完全不能理解,嚷着说:“可你现在能养活自己,干嘛还要让你妈赚那辛苦钱?你妈踩一天缝纫机还不够唱一次歌。”

  小波和我都看着乌贼笑,这人活得多简单幸福!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窝在歌厅的房间里看书看累了,准备出去走走。一出去,发现灯光迷离、人语鼎沸、乌烟瘴气,连楼梯上都站着人,我纳闷,今天晚上的生意怎么好得反常?

  抓住一个送酒的小姐姐:“今天晚上有活动?”

  她点头,“有人过生日。”

  我从人群中挤过,想去拿点饮料,突然,在迷离闪烁的灯光中,我看到一个长发乌黑、衣裙洁白的女子坐在张骏身旁,拿着麦克风唱《像雾像雨又像风》。

  “我对你的心你永远不明了

  我给你的爱却总是在煎熬

  寂寞夜里我无助地寻找

  想要找一个不变的依靠

  再给我一次最深情的拥抱

  让我感觉你最热烈的心跳

  我并不在乎你知道不知道

  痛爱你的心却永远不会老

  呵……呵……

  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

  来来去去只留下一场空

  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

  任凭我的心跟着你翻动

  呵……呵……”

  彼时,这首歌正伴随着秀丽的梁雁翎红遍大江南北,几乎是K歌厅的必唱曲目,我早已经听麻木,可此时此地,我如被雷击。

  身边的人推来搡去,我被撞得时而向前、时而向后,可我感觉不出任何疼痛,只觉得整个人如被抽离了灵魂,麻木却悲伤地看着自己。

  张骏身边的人大声鼓掌,打口哨,笑叫:“听到没有?要你给她一个最热烈的拥抱!”

  张骏喝着酒笑,身子却没有动。

  张骏的哥们起哄:“张骏,你这样子可真没意思,人家女孩子都主动了!”

  不知道是不是女孩子的小姐妹率先地喊,“张骏,亲她!”所有人都有节奏地边鼓掌,边跟着喊起来,“亲她!亲她!亲她!亲她……”叫声越来越大,掌声越来越响,似乎整个歌厅的温度都升高了,而我的灵魂看见自己挤在人群中,脸色煞白,呆呆地盯着张骏,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张骏禁不住大家的叫喊,终于放下了酒杯,握着女孩子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大家不满意地“嘘”他,嘘声越来越大,大有把屋顶嘘穿的趋势。

  女孩子突然半勾住张骏脖子,斜睨着前方,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好像示威,不过总算替张骏解了围。

  大家又是打口哨,又是哄笑,一边笑叫着往前涌,我的个子不够高,被人潮挤得身不由己地向前,不知道谁的胳膊撞了一下,眼镜就被挤掉了,我赶紧慌乱地去捡,嘴里还叫着:“不要踩我的眼镜。”

  可人实在太多,大家又都身不由己地往前涌。我不但没有捡到眼镜,反而差点被人群踩伤,眼镜被踢到了一个人的脚边,我正要去捡,却被一只高跟鞋踏到,碎了一地,高跟鞋的主人惊叫一声,“哎呀,这是什么?”大家闻声纷纷将视线放低,看见了狼狈地爬在地上的我。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追着眼镜到了张骏他们坐的沙发旁。刚才一直盯着张骏看,没发现小波也在座。他把我从地上揪了起来,强忍着,才没有破口大骂,“你知道不知道刚才多危险?这么多人,音乐声又大,一旦你被踩倒,没有人会注意到你。”

  我委屈地说:“我要捡眼镜。”

  张骏的女朋友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小妹妹,我没看到,回头我重新给你买一副。”

  小六叫:“小波,你的马子?”受香港黑片的影响,流行把女朋友叫马子,我却顶讨厌这个称法。

  小波忙说:“不是,普通朋友。”

  “让她过来,大家一起喝几杯,交个朋友。“

  小波陪着笑说:“她还小,不会喝酒。”

  小六笑着不说话,他身旁自然有人替他说,“小波现在做老板了,脾气比以前可大了不少,六哥都请不动。”

  怕小波为难,我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他没事,主动坐在了小波身边。

  小六递给我一小杯红酒,“哪个学校?”

  “一中。”

  “好学校,和我弟弟张骏一个学校,是吧?张骏?”

  张骏只冷漠地点了点头。

  我正要先干为尽,小波从我手里拿过了酒杯,陪着笑说:“六哥,她真不会喝酒,礼数由她行,酒我来喝。”

  六哥不笑了,盯着小波,小波没有退缩,迎着他的视线。周围的人全都不自禁地屏住呼吸,好一会后,六哥笑着点点头,“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能勉强,你想代喝就代喝吧!”

  小波立即一饮而尽,“谢六哥。”

  六哥旁边的男子把一瓶未开封的白酒摆在小波面前,“不是那一杯,是这一瓶。”

  我气得身子都在抖,但是我知道,这就是这个圈子的规矩,你要替人出头,就要接受对方划下的道道,若没那个本事,趁早夹起尾巴做人。

  小波拿起酒瓶,连开酒器都没用,直接用牙咬开瓶盖,将瓶盖一口吐出去,对着酒瓶子仰脖就灌。

  “咕咚”“咕咚”声中,整整一斤的白酒全部喝完,小波把空酒瓶放在桌上,笑着说:“谢六哥。”

  六哥不理小波,笑眯眯地问别人,“咦,你们怎么都不唱了?唱歌呀!”

  他身旁的女子立即拿起歌本,点歌,点了一首《萍聚》,六哥搂着她合唱起来。

  小波向六哥告退,六哥像挥苍蝇一样,不耐烦地挥挥手,我赶紧陪着小波去洗手间,他用手捅自己喉咙眼,逼自己开始吐,我很抱歉内疚,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能一直轻拍着他的背。

  他吐完后,漱完口,擦了把脸,笑着说:“没事,比这再多的酒也喝过。”

  我轻声问:“为什么要代我挡酒?那一小杯红酒,喝下去也没关系,过年的时候,我爸妈也会让我喝点红酒的。”

  他微笑着解释,“这个圈子里,男人们想要灌醉女孩都是从无关紧要的第一杯开始,如果有了第一杯,就没有办法拒绝第二杯,他们总有各种各样的方法给你敬酒,要拒绝,就要从第一杯开始。我刚才只喝了一瓶,却替你挡掉了以后所有的酒,今天在场的人都已明白,任何情况下,你都不会喝酒,绝不会有人再让你喝酒。”

  我这才真正明白了小六背后的恶意,小波的语气渐渐严肃起来,“琦琦,对女孩子而言,第一是毒品,不管是不是所谓的软毒品,不管别人说得再好听,其实没有毒,其实不会上瘾,都不能沾,第二是酒,一滴都不能喝。”

  “我知道了,可以在家里陪父母喝,不可以和这些人喝。”

  小波拍拍我脑袋,像拍小狗。

  小波吐完之后,虽然身体不舒服,可还要继续做生意,我去找乌贼,让他督促小波抽空吃点东西,乌贼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想了想,猜测他是因为小波帮我挡酒不高兴,不过,谁在乎他高兴不高兴?我说完该说的话,转身就走人。

  拿着书,从拥挤的人群中往外挤,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所有人看到我,竟然主动让了一条路,大厅里,又响起了《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歌声。

  “呵……呵……

  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

  来来去去只留下一场空

  你对我像雾像雨又像风

  任凭我的心跟着你翻动

  ……”

  我快速地冲出了歌厅,站在车来人往的街头,有很迷茫的悲伤感,突然,我开始跑步,沿着街道一直跑,二十多分钟后,我气喘吁吁地到了河边。

  我站在河边,听着河水哗啦啦地流着,月光洒在起伏的水面上,跳跃着银光。

  我站了很久,脑子里似乎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直到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从桥上经过时,我才突然惊觉,该回家了,否则就是采取宽松教育的爸爸妈妈也要怒了。

  一路跑回家,已经十一点,妈妈的脸色很难看,我没等她问,主动道歉,“我和晓菲在同学家里看机器猫看晚了,没注意时间。”真庆幸那个年代,没有几家安装电话。

  妈妈和爸爸的脸色缓和下来:“赶紧去睡觉吧,下次注意时间。”

  我点点头,立即去刷牙洗脸。

  之后,我在歌厅经常看到张骏和那个女子在一起,人人都说她是张骏的女朋友,隐约间,我知道她已经参加工作,是幼儿园的老师,可更多的,我一点都不想知道,甚至她的名字,我都拒绝听,即使听到了,也拒绝记住,似乎,只要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就可以当她不存在。

  我本来快活赛神仙的暑假浮出阴影,我第一次知道,凝望着一个人的时候,胸口竟会涨痛,听到一首歌的时候,会想落泪,其实,我从来没对张骏抱有任何希望,可是也许我心底深处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幻念,所以当亲眼看到时会异常伤心。甚至我会很恶毒地想,为什么这个女的不像关荷一样,瞧不上张骏呢?最好她能甩掉张骏。

  那个女的非常喜欢唱《像雾像雨又像风》,每到K歌厅,必唱这首歌。

  每次听到这首歌,我就干什么的心情都没了,《像雾像雨又像风》被我列为最讨厌的歌曲,我幼稚地把K歌厅里有这首歌的带子都藏起来,别的客人不能唱,也就算了,可那个女孩很固执,非要唱这首歌。小波焦头烂额地四处寻找,还要一遍遍对女孩子说“对不起”,我看不过去,只能从沙发底下翻出带子,装作刚找到,若无其事地拿给他们。

  女孩子欣喜地接过带子,连声说“谢谢”,友善地邀请我和他们一块玩,我冷冰冰、极其不给她面子地说:“我不喜欢唱歌。”

  女孩尴尬地笑,“我看你整天在歌厅玩,竟然不喜欢唱歌?”

  小波赶在我狗嘴里再吐刺语前,把我推出包厢。张骏自始至终冷漠地坐在沙发上,一种看别人故事的置身事外。

  包厢的门被关上,我酸溜溜地想,难道关上门之后,你仍这幅表情吗?

  帮他们送饮料的小姐姐问我和小波,“那个张骏真和琦琦同年级?”

  我不理她,小波和善地回答:“是一个年级。”

  小姐姐无比惊讶地说:“他看着可真不像孩子,比大人还大人。”

  我立即说:“他虽然和我同年级,但是他留过级,比我大两岁,是个大龄留级生。”

  小波大概从没见过我如此刻薄,瞅了我一眼,微笑着对小姐姐说:“人的年龄在心上,不在脸上。你今年十五岁,和你一样大的很多人才刚上初二,还坐在教室里打打闹闹,你却已经在外面打工赚钱,不但养自己,还要寄钱给家里供哥哥读书,他们如果看到你,也一定不能相信你和他们是同龄人。”

  小姐姐端着盘子离去,“各人的命不同,他们是城里的娃,我是农村娃,没得比。”

  ~~~~~~~~~~~~

  王征的中考成绩

  每年暑假,都有两个成绩,抓挠人心,一个是中考成绩,另一个是高考成绩。

  中考成绩出来后,一中会在校门口张榜公布成绩。一中很逗,右边贴自己初中部学生的成绩,左边贴被高中部录取的学生的名字,所以校门前拥挤着无数焦急的家长和考生,有一中的,更有其他中学的考生和家长。

  因为今年有王征参加考试,所以晓菲无比关注,大清早就拖着我去看一中放榜。我和晓菲两个虽然比同龄人而言,个子都算高的,可和大人们站在一起,毕竟还是矮,所以,典型地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等人家都看得差不多时,我们才终于挤到前面,看清楚榜单。

  晓菲从第一个开始看,我没吭声,悄悄地从最后一个开始看,王征的成绩早有耳闻,从第一个开始看,是浪费时间和精力,不过,这话自然不能对晓菲说。

  很快,我就看到王征的名字,根据名字后的成绩,很显然,他不仅和重点高中无缘,就是普通高中也别想了,应该只能去报考技校。

  晓菲仍然专注地一个个往下看,我待着也是待着,于是陪着她一块从前面看,看过四五十个名字后,发现一个熟悉的名字,陈劲。我盯着发了几秒钟呆,这个名字竟然就这么平淡无奇地夹在一堆名字中。

  一中的考生将近四百名,等一个个看到后面,我已经眼睛都看花了,终于,晓菲看到王征的名字。

  她默默地站着,看了一遍又一遍,似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我向来不擅长安慰人,只能沉默地站着。

  忽然之间,她就开始嚎啕大哭,哭得惊天动地、声嘶力竭。

  天哪!所有落榜的学生都没有哭的,她却哭得好像是她落榜了。校门口的家长和学生都看向我们,晓菲哭得泪雨滂沱,压根不管别人如何,我面上镇静,心里只恨不得用衣服把脸包起来。

  有的家长本来就因为孩子没考上在生闷气,看到晓菲哭得这么伤心,指着孩子就骂:“你看你,没考上一点反应都没有,人家没考上还至少知道哭,知道后悔以前没好好学习。”

  他的孩子郁闷,我更郁闷!

  我不会劝人,只能沉默地看着晓菲哭,晓菲真像水做的人儿,哭了足足半个小时,仍然眼泪不见一点少。我看得心疼起来,闷着声音说:

  “别哭了!”

  晓菲一边掉眼泪,一边凄惶地问:“怎么办呀?他没考上高中,我将来要上大学的,我们不是不能在一起了?”

  “你不嫌弃他,不就行了!”

  “那他嫌弃我呢?”

  我真的很怀疑晓菲的脑袋构造和人类不一样,无奈地说:“他怎么可能嫌弃你呢?将来你是大学生哎!”

  晓菲将信将疑,眼泪终是慢慢收了,我本来想请她去吃雪糕、吃凉皮,好好替她补一下刚才损失的元气,没想到这家伙眼中只有色、没有友,“琦琦,我不能陪你玩了,我想去找王征,他现在肯定很伤心,我想去看看他。”

  王征又不是考试失手,而是成绩一贯很差,他心里对自己的结果,应该早有预料,要伤心早伤心了,何须等到今日伤心?不过,对着晓菲只能说:“好啊,那你就去找他吧。”

  晓菲骑着她的自行车风风火火地走了,我闲着没事,索性走到左边的红榜,去看看都有谁考上一中的高中部。一中一共录取了四百人,陈劲的名字夹在两百到三百之间,实在不容易找。旁边有两个和我一样看热闹的女子,低声议论,“这个陈劲是不是就是咱们副台长的儿子?”

  “就是吧!”

  “不是听说她儿子特聪明吗?”

  “以前好像是,副台还曾和省作协联系,想把儿子编纂入什么新中华百名优秀少年,后来孩子自己不争气,她心再高也只能作罢。”

  我盯着陈劲的名字,想着伤仲永,不知道他妈妈有没有后悔让他跳级,可陈劲……想着他的样子,又总觉得他不像仲永,仲永只是个书呆子,远没陈劲狡诈奸猾。

上一页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