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澳门巴黎人官网 | 韩流澳门巴黎人官网 | 影视澳门巴黎人官网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科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澳门巴黎人官网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桐华->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正文

第三部 Chapter 11 高二开始了

  第四章:青春花开两枝

  1、高二开始了

  新学期的第一天,早上是开学典礼。先是校长讲话,然后高一新生代表讲话,最后给各年级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颁奖,本人虽然成绩在班级位列第二,但是无缘三好学生,因为体育成绩班级倒数第一。

  为了这件事,班主任特意给我解释,我无所谓,我看重的不是这些虚名,我唯一惦记的就是我的学习成绩。不过,当听到(4)班的优秀班干部是张骏时,我却虚荣心很是爆发,他上台去颁奖时,我鼓掌分外用力,手掌都拍红了。

  下午的主要任务是大扫除,除了自己班的教室,学校还给每个班分了几条道路,要我们打扫。

  (4)班动作快,很早就打扫完卫生。张骏来找我时,我正和马力斗嘴,没听到他叫我,等听到他叫我时,我们全班都听到了,开始嗷嗷的起哄。我被哄的不好意思,一溜烟跑到张骏面前:“我们还不能走,你先走吧。”转身就要溜回去,张骏说:“我等你。”说着,就要坐在旁边的长凳上。

  我吓得立即说:“不要。”看到他失望不解的表情,我想了想,又说:“那你在校门口外面的花坛等我吧,我去找你。”

  他说:“那也行。”

  拿着扫帚回去就绪打扫卫生,杨军嘴快地问我:“难道谣言是真的,你真和张骏谈上了?”

  我瞪了他一眼:“普通男女不能说话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难当众承认我是张骏的女朋友,也许我内心深处明白,只是不愿意去深想。我怕张骏只是想和我玩一场,我不想别人看到我的名字后面加个“张骏的女朋友之一”的修饰语。

  因为我没有承认,大家认为我和张骏八杠子打不到一起,所以虽然谣言满天飞,他们仍然当成玩笑。

  童云珠默默的瞅着我,我知道她和张骏关系很好,突然就有些心虚,赶紧笑闹着,摆脱了那种感觉。我是没承认,可我也没否认呀!

  正式开始上课后,张骏要求每天放学后跟我一块走。我肯让他在楼道里等我,他只能在学校外面等我,

  为此他没少抱怨,嘲笑我看着桀骜大胆,没想到这么怕老师怕父母。不管他怎么嘲笑,我依然坚持“地下情”。

  高中时的恋爱其实很简单,没什么大事。有的只是一点一滴的小事,所有的高兴和哀愁都紧紧围绕着这一点一滴。

  他每天等我放学,先送我回家再送他回家。

  我们俩的班级挨着,不管什么时候,他经过我们班总不忘用视线和我打招呼。

  课间操的时候。他会买零食给我吃,知道我怕被人看见,就让童云珠带给我,常常是我刚想起去买冷饮,童云珠就已经笑着拿买好的雪糕和冷饮给我。

  燥热的夏季午后,没有一丝风,同学们都拿着自制的扇子,边扇边听课,他会请童云珠转交给我一个装满冰块的密封太空杯,让我上课的时候放桌上消暑。

  我是语文课代表,经常要给语文老师送作业,他如果从窗户看见我经过,就会立即强行帮助他们班的某个课代表送作业,陪着我一块去老师的办公室。

  张骏每天课间活动都会去打篮球,每次都希望去我去看。我不好意思明目张胆地去看他打篮球,就先煽动杨军的好胜心,鼓动他一定要打败(4)班的张骏,确立高二年级篮球霸主的地位,等成功山东了杨军后,我就打着去给杨军组委的旗号,拖着林依然去看杨军打篮球,顺便,当然就也能看到张骏了。在我天天的煽风点火下,再加上关于张骏和童云珠暧昧关系的谣言,杨军每次见到张骏都和斗鸡一样,在篮球场里把张骏往死里盯,张骏对我的曲线救国策略哭笑不得。

  我不好意思说什么我喜欢你,也不好意思经常去找张骏,甚至,我会在学校里刻意回避着他,可我喜欢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看他,不管他在做什么,只要看到他,我就会觉得很幸福。经过多年的练习,我的“张骏定位技术”已经炉火纯青,我可以在一群人中,视线若无其事地扫过,却一眼就看到他;我可以再走过楼道时,目不斜视,眼角的余光却将他教室里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我甚至能从背后感受到他的存在,知道他有没有在看我。

  我喜欢吃果冻,和他在一起后,尤其喜欢上了水晶之恋的心性果冻,偶尔,我也会羞涩地麻烦童云珠把一个水晶之恋的心性果冻转交给张骏,叮嘱他一定要在什么时间吃,然后,一直盯着表算时间,等到规定时间,我也偷偷吃一个,感觉上就好像我们两颗心紧紧相连。张骏放学的时候,会笑着给我讲他上课偷吃果冻杯老师抓住了,质问我他哪里得罪我了,我为什么要故意整他。

  我们班和他们班的语文老师的办公桌面对面,有时候,我会利用职务之便,趁着去南作业时,把写好的字条偷偷夹在他的语文作业里。字条上的内容多数很乏味,却藏着我隐秘的幸福和喜悦。

  我发现他的科目中也是英文最不好,我每次做笔记的时候,都会在笔记纸下面垫一张蓝色的复写纸,写两份笔记,把字迹最清楚的那一份拿给他。为了鼓励他用功,我告诉他我每天早起半小时背英文,请他陪我一起早起。每天早上起床时,想到他也在这个时间起床了,就会忍不住微笑,念英语都会念得像唱歌。

  一起放学的路上,我们有时候讲学校里的事情,有时候他会给我唱歌。他最喜欢张学友的歌,也是张学友的歌唱得最好听,声音醇厚,富有磁性,不亚于张学友本人。从《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到《一路上有你》,后来,每当别人问“你最喜欢听谁的歌”,我总会立即回答“张学友”,实际上我从不买流行歌曲磁带,我所有听过的关于张学友的歌都是张骏唱给我听的。

  回家的路上,他总是帮我拿着书包,我手里需要拿着的只是一只雪糕,他唱着歌,我听着,陪伴我们的是满天星辰,习习晚风。

  周末,各自做完功课后,我们有时候出去玩,有时候到河边散步。

  出不出去玩、到哪里玩的决定权在我,而我怎么决定,取决于我的零花钱,因为我的自尊,我一直尽量维持着我们金钱的付出的公平性,比如,他若请我滑旱冰,我就会请他吃小吃。但是我和他的差距太大,有时候他想请我去看电影,我却因为已经没有了零花钱必须拒绝他,可我不好意思告诉他真正原因,只能简单地说我不想去。他有时候会不开心,不过来得快,去得也快。

  那么多的琐事,小得都不知道怎么去回忆,可是,当时真的是太快乐了。在枯燥的学习生活中,两个人小心翼翼地享受着那份偷偷地快乐,每天的相处时间都只是点滴,可因为很珍惜,每一点、每一滴都特别甜蜜。

  高二的那个九月,一切都美得像九月的天。心,每天都是瓦蓝瓦蓝得明亮,而那些瓦蓝下的阴影,我们俩,我是迟钝,他确实以为只要足够爱,就可以克服。

  十月份的一个周末,张骏说贾公子请我们唱歌,让我给父母说不回家吃晚饭,我照办了。

  到了歌厅,发现同学很多,有我的好朋友关荷、林依然,也有张骏的好朋友甄公子、贾公子、童云珠、黄薇,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同学。

  我紧张起来,刻意地和张骏保持距离,不想下个星期走进教室后发现我和张骏谈恋爱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可是张骏感受不到我的紧张,我做哪里,他跟到哪里。

  唱了一会儿歌,张骏告诉我要出去一下,好一会,他都没有回来,我正奇怪,一直看着表的贾公子突然站起来,把灯关了,张骏捧着一个生日蛋糕走进来。

  在摇曳的烛光中,关荷和张骏的几个好朋友都拍着手开始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其他人立即明白过来,也跟着一起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我手足无措,吃惊地看着张骏。父母那一辈人不会讲究这些西式礼节,小孩子的生日也就是做一桌好菜,给一点零花钱,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蛋糕,也是我第一次被人这么隆重地祝福。

  浪漫的烛光、温馨的祝福,让我第一次忘记了介意别人知道我和张骏的关系。

  张骏说:“闭上眼睛许一个愿望,然后一口气吹熄蜡烛,愿望就会实现。”

  贾公子他们也都说:“生日许的愿望,很灵验。”

  我闭上眼睛,把所有的杂念都清除,用十二万分的诚心,默默祈祷,请让张骏永远爱我。

  那个时候,我最恐惧的是他不爱我,却不明白,他永远爱我,并不等于,我们永远在一起。

  睁开眼睛,用尽我全身的力气,一口气吹熄了所有的蜡烛,大家都笑着鼓掌。

  所有朋友都给了我礼物,我不停地说着谢谢,最后是张骏,大家很激动,尤其是女孩子,全等着看他的礼物,因为女孩子们总是认为男生送的礼物中能清楚地看到他的感情。

  张骏递给我一个红绒盒子,我打开看,发现是一根很漂亮的金链子,有一个小小的桃心金坠子。

  “上面刻着我们俩姓氏的缩写。”张骏喜滋滋地指给我看,Zh&L。

  女生们惊叹“真好看”,黄薇却是双手抱于胸前,不屑地盯着我。

  我合上盒子,把金项链还给张骏:“对不起,我不能要。”

  屋子里突地安静下来,张骏的朋友都不能理解我此时的举动,只有关荷眼中有了然,我们都太自尊、太骄傲,或者说太自卑、太敏感。

  张骏好似平静地微笑着说:“即使样子不好看,你也收下做个纪念,这上面有咱俩的名字。”

  “我不能要。”

  甄公子怒瞪着我,想破口大骂,贾公子拉住了他,打着圆场:“礼物送完了,我们也该散了。”

  大家都尴尬地附和:“走了,走了,我们走了。”

  张骏盯着我,脸上的微笑勉强地绷着:“最后问你一遍,你要不要?”

  我摇摇头。

  呯的一声,张骏将盒子扔进了垃圾桶,若无其事地对甄公子笑说:“我们去打台球。”

  甄公子瞪了我一眼,立即附和地大叫:“走,走,一起去打球。”

  他们几个要好的哥们带着所有朋友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只剩下了林依然和关荷。

  我对她们笑笑:“对不起,我先回家了。”

  短短一会儿,我就从天堂跌进了地狱。

  回到家后,脑子里仍乱哄哄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所有因为张骏而起的委屈都涌上了心头。

  每天放学都偷偷摸摸,牺牲了学习时间陪他,沦落成他众多女朋友中的一个,被人用讥笑的口吻谈论,明知道我不想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他却邀请了那么多人,每次在一起时,花钱都很痛苦,他却丝毫不体谅……

  正在胡思乱想,桌上的电话突然大响,我被吓了一跳的同时,很有第六感地立即接了电话,速度快得电话铃一声都没响完。

  “喂?”

  “是我。”

  我胆战心惊地拉开门看了一眼,肯定父母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后才抱着电话躲进了被子中。

  两个人都不说话,好一会后,他问:“你还在吗?”

  “你干吗这么晚打电话?我爸妈接电话怎么办?”

  “我想过了,如果是你爸妈接,我就立即挂掉,他们会以为是骚扰电话,不过,我有感觉,觉得会是你接。”

  我不吭声,他问:“你有没有生气?”

  “没有。”

  “那你明天愿意一块儿出去玩吗?”

  “我明天要看书。”

  “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你都要看书,你压根不想见我,对吗?”

  我没有回答。

  “今天是你的生日,无论如何,我都不该对你发火,更何况这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我真的特别想让你高兴。我重新给你送一份生日礼物,你别生我气了,好吗?”

  还送?我被他怄得差点要扔电话:“你别送我礼物了,人的感情不是由礼物来表达的。”

  “我刚才到过你家,已经把东西放在你家门口了,你去拿一下。”

  “我不要。”

  “即使不要,你也得去扔掉啊!难不成你想让你爸妈明天看到?”

  我愣了一下,立即搁下电话,蹑手蹑脚地溜到客厅,打开门,看到门边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小小的透明塑料瓶,上面系着一条蓝色的丝带,赶紧拿进来,关好门,溜回卧室。

  到了卧室才敢细看,塑料瓶里装着一枚石头。

  瓶子,虽然好看,却只是巧克力豆吃完后的废瓶子;石头,虽然漂亮,却是很普通的石头,只要肯花时间,在河里就能捡到。

  我想了半天都没想通张骏是什么意思,只能又把电话抱进被子里,提着一颗心给他拨电话,电话刚响了半声,他就接了电话。

  我压着声音说:“是我。”

  他说:“我知道。”

  “你是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我们五年级暑假吗?”

  我脑海里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哗哗地闪过,语气却冷冰冰的:“不记得了。”

  “高老师辅导我们参加数学竞赛,那时候,我们每天一起回家,常常去河边玩,你很喜欢捡石头。你那时性格比较内向,总喜欢低着头,不怎么笑,也不怎么说话,可只要我帮你捡到好看的石头,你就会很开心,会和我说话,还会给我将你从书里看来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我怎么可能忘记?只是,我们的记忆有偏差,我记得我一直在绞尽脑汁地和他说话,也记得那时不管他帮不帮我捡石头,我都会很开心。

  他说:“我每次到河边散步,都会无意识地翻翻石头,如果有好看的就捡起来,一颗石头代表一年,以后,你每年生日,我都会从我收集的石头里挑一颗最好看的送给你,我希望你将来有一百颗我送你的漂亮石头。”

  我想了一会,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刹那间,我又从地狱到了天堂,心里是满溢的感动,口上却避重就轻地说:“我哪里能活到一百多岁?”

  他笑着说:“我们一起活,就能活到。”

  “你就做白日梦吧!”

  “这可不是白日梦,有科学依据的,报道说老人的长寿秘诀就是保持良好的心情,只要咱俩在一起,肯定每天都能高高兴兴的,我们肯定能活过一百岁。”

  他说的有鼻子有眼,我忍不住捂着嘴巴不停的笑,晚上的不快就那么被甜蜜淹没得无影无踪了。

  是不是每一段恋爱都是走着高兴、不高兴的起伏曲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那颗敏感的少女心,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刹那跌入谷底,也会因为他的一个举动,瞬间升入天堂,看似反复无常,其实,一切的判断标砖只是:他在不在乎我。

上一页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