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澳门巴黎人官网 | 韩流澳门巴黎人官网 | 影视澳门巴黎人官网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科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澳门巴黎人官网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桐华->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正文

第三部 Chapter 12 年级第一

  2、年级第一

  因为生日宴会,我和张骏的事情在校园里很快传开,杨军同学笑得前仰后合。

  那时候,校园民谣正流行得如火如荼,很多男生都喜欢可见休息时坐在课桌上,脚跟踩着凳子,抱着把吉他弹来弹去,杨军就是其中之一。

  他没有办法对童云珠唱情歌,就把所有的经历用来打击嘲笑我,自从听说了我和张骏的事,他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对着我边弹边唱《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谁有看了我写给你的信……”

  全班人都边听边笑。

  这个时候,我一定要镇定再镇定,彻底无视他,否则不管任何反应,都智慧让我们班的男生笑得更开心。

  可在期中考试前,杨军却突然萎靡不振,不再捉弄我,不再唱歌,连学习的心情都没有。

  我问他怎么了,他悄悄告诉我,看见童云珠和那个开录像厅的流氓牵手。

  他的伤心沉重得超过我预料,他每天趴在桌子上睡觉,作业要么乱作,要么就抄我的。

  我实在受不了他,晚自习叫上他一块逃课,两人跑到学校的荷塘边听青蛙或者癞蛤蟆叫。

  我问他究竟有多喜欢童云珠,为什么喜欢童云珠,杨军说话完全前言不搭后语,一会很伤心地说很喜欢童云珠,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喜欢自己,一会又很生气地说他也不是那么喜欢她,才不在乎她和谁在一起。

  我说:“你觉得自己比那个小流氓优秀,可你凭什么肯定自己的优秀呢?因为你成绩好,将来一定会上名牌大学,有更光明的前途。可如果你现在为失恋开始颓废厌学,那你成绩会下滑,会考不上名牌大学,甚至连重点都考不上,你有什么资格觉得自己更优秀?童云珠一边在外面玩,一边成绩还不错,她把自己的生活掌控得很好,这样的女生肯定看不起不能掌控自己生活得男生。你若不喜欢她,就应该好好学习,因为她既然迟早是过眼云烟,你怎么可以用未来的人生为过眼云烟陪葬?你若喜欢她,就更应该好好学习,证明你是强者,这样也许她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喜欢上你。”

  杨军估计对我的逻辑很是不服,拧着劲问:“那如果我恨她呢?”

  我冷笑一声:“那就更应该好好学习,只有这样,你将来才能功成名就,活得比她好,把她踩到脚下去。”

  杨军被我说的蒙了,傻傻地看着我,我挥了挥手:“我只是你的朋友,该尽的义务已经尽到,你要再颓废堕落,我一句废话都不会再说,反正,路要怎么走,只有自己能决定,这世上,如果不自爱,没有人会爱你!”

  杨军默默沉思了很久后,忽然说:“刚开始听说你和张骏在一起时,我觉得你压力会很大,现在忽然觉得,其实张骏的压力也很大。”

  我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杨军摇摇头,望着黑漆漆的暗处发呆,脸上是不再掩饰的难过,在这个年纪,因为喜欢很纯粹,所以悲伤也很纯粹。因为这份悲伤,杨军好像突然长大了几岁,不再是一年前,我刚认识他时的没心没肺。

  成长好像总是伴随着伤痛,是不是因为只有受过伤,才能结疤?当一层又一层的疤包裹在我们的心上时,我们变得不再容易受伤,也不再容易感动,也就长大了。

  我和杨军在荷塘边一直听着青蛙叫,快十点时,才往回走。

  第二天,杨军又开始干劲十足,嚷嚷着要超过林依然和我,林依然抿着唇笑,我说:“别说空话,放马过来。”

  我们三个你追着我,我赶着你地为期中考试做准备。

  我复习得很认真也很全面,连最讨厌的政治都可以倒背如流,英语我仍然没底,但根据平时做题的感觉,潜意识觉得这次应该有起色。

  考试成绩的排名出来时,班主任很激动:“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全年级九个班,年级前十名,我们班就占了三个。”

  同学们刷的一下,全把视线投向了我们的三角区。

  “首先我要恭喜罗琦琦,她是我们班的班级第一,也是年级第一。”

  我们班同学开始鼓掌,我嘴巴张着,不能相信,虽然我这次感觉自己的英文卷子做的不错,和以前考完后的感觉很不同,但是真没想到一下子就成了第一,而且是两个第一的目标同时实现。老天似乎故意在考验我,没有给我一点渐进的过程,而是突然之间就把我从绝望的黑暗扔到了绚烂的光明中。

  班主任让大家安静,接着说:“林依然是我们班的第二,也是年级第二。”

  我们班的同学又开始鼓掌,林依然回头看我,眼睛里有喜悦和兴奋的光芒。我刚才有一瞬间的担心,担心她怎么看这次我的胜出,现在我知道了,她为自己感到喜悦,也为我感到喜悦。

  “杨军是我们班第三,年级第十,恭喜你们,恭喜你们!”

  杨军握着拳头,猛地一声欢呼:“终于进年级前十名了。”

  在他发泄的大叫声中,我真正接受了自己已经成为一中年级第一的事实,因为这个成果来之不易,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体会到了收获成功的喜悦,高兴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看着杨军和林依然傻笑。

  时光悠悠流转,匆匆已是多年,我遗忘了很多事情,可那一次的喜悦我仍然记得清清楚楚,从那一次到现在,岁月的磨砺下,我的很多观点都变了,可我始终认为只有辛劳付出后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唯有这样的成功才会带给人真正的喜悦。

  下午放学的时候,张骏一见我就笑,显得比我还高兴,我知道他肯定也知道消息了,有心询问他的成绩,又怕万一不理想。

  他主动汇报:“在你这个小监工的督促下,本人的成绩也达到历史最好,从上学期的年级七十八前进到年级三十五,不过我刚前进了一点,你已经蹿到最前面了,我的压力也太大了。”

  我笑着吐吐舌头:“把压力全部转化为动力就行了。”

  张骏笑着叹气:“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是个女强人。”

  我问:“关荷考的怎么样?”

  张骏摇摇头:“不太好,有些下降,班级第三名,年级二十多。”

  “那也没什么,大概没发挥好。”

  张骏笑:“的确没有人可以和你比,只上升不下降。”

  我苦笑:“世间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我经历的挫折不足为外人道也。”

  张骏大笑起来,压根不信我的话,我一时间也懒得解释。

  张俊问我:“考了年级第一,明天下午逃课去庆祝如何?”

  “好啊!”

  第二天,我们俩逃掉了下午的课,去新开的溜冰馆滑真冰,又一起吃了晚饭,看了电影。我固然夺得年级第一,他的进步却比我还大,所以两个人都意气风发,玩得十分开心。

  期中考试的喜悦很快就被日常的学习冲淡,我的生活依旧两点一线,只是加了一个张骏的身影。

  高一的一年,我已经习惯于一个人独来独往,井井有条地分配自己的时间,可高二有了张骏。他刚开始只是放学和我一起走,后来却连上学也来接我,周末我们也要在一起,不知不觉中,他逐渐蚕食了我几乎所有的课外时间。

  刚开始时,我也欣喜能和他分分秒秒在一起,可日复一日,当我的时间全部被他霸占后,当我发现我都是跟着张骏和张骏的朋友玩,已经很久没有和林依然、杨军、沈远哲、马蹄、马力玩过时;当我发现我的生活完全依附于张骏时,我开始觉得有些压抑。偶尔,我试探地问他,周末的时候,我可不可以和沈远哲他们出去玩,他会惊讶地说:“平时你学习忙,我们只能上下学的时候说说话,好不容易有一个周末你宁愿和同学出去玩,也不肯和男朋友出去玩?”我感受到他的不悦,只能立即打消所有念头。

  过完元旦,大家都开始备战期末考试。

  我心理压力很大,因为期中考试的成绩,既可以理解为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却也可以理解为我突然走了狗屎运,发挥超常,期末考试究竟能不能拿第一,我并没有把握,因为没有把握,所以格外努力。

  心里的压力、大脑的疲惫,让我更加迫切地需要一个人独处的时间,所以我不得不和张骏谈话,告诉他我的想法。期末考试前,我们只周末见面,平时,我想要一些独立的空间。

  张骏不是很能理解,我和他解释,某些时候,我还需要朋友,需要同学,也许我放学的时候,本来想和林依然讨论一下数学题,可因为你在等我,我就不好和她多聊,她也不好意思来找我说话,而某些时候我很疲惫,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想,一个人静静地吹吹风,看看星星,发发呆。

  我不知道张骏有没有真的理解我的想法,但是他同意了我的请求。

  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我是年级第一,林依然回落到年级第七,杨军年级十三,张骏仍然年级三十多,关荷的成绩却下滑到了年纪三十多名。

  过年的时候,我和张骏一块去了高老师家,高老师非常开心:“我一直都盼着你们俩一块来给我拜年,我们三个能再聚会,一起好好聊聊。”

  我的脸刹那滚烫,低下了头。张骏看到我脸红,也低着头笑起来。

  也许高老师本来的意思并非我所想,可她看到我们的反应,却立即明白了。她没有如一般的老师那样对我们早恋表现得很恐惧,反倒替我们开心,一边给我们切苹果,一边笑说:“我就觉得你们两个有古怪,本来一块上补习课,一块参加竞赛,关系应该比别的同学更好才对,可你们俩谁都不理谁,却每年总是一个前脚刚走,一个后脚就来,和约好了议案用哪个,而且和我聊天的时候,老是套对方的消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肯定每年都不小心‘遇见’过。”

  对着高老师,我的心情很放松:“哪里有?就见过两次,一次在高老师家里,他要进门,我要离开;还有一次在楼下,他正在停摩托车,我刚好下楼。”

  高老师打趣:“记得好清楚。琦琦的记性虽然好,也不会把和谁碰见的细节都记住吧?张骏,你说呢?”

  张骏不说话,只是笑。

  我们和高老师像很多年前一样,畅所欲言地聊着天,聊到我们的学习成绩说,我说:“期中考试的时候,我有点担心自己是侥幸,过了期末考试,我已经没什么忧虑了。”

  高老师说:“我听说你是年级第一的时候,激动了一天,和办公室里每个老师说一中的第一名是我的学生。”

  我不好意思地笑。

  高老师笑问:“你们下学期就越要分文理班的,想过将来上什么大学吗?”

  我看张俊,张骏说:“还没认真想过,我爸和我提过两次,希望我要么读商科,要么读计算机。”

  高老师问我:“琦琦喜欢清华还是北大?”

  “啊?没想过。”我一直心心念念就是年级第一。

  “一中的第一不管是不是省状元,清华北大肯定随便挑着上,有时间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哪个学校更适合自己,哪个专业更适合自己。”

  我笑了笑,没说话。

  从高老师家里出来后,张骏一直沉默着,我问他:“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沉默?”

  他却笑着说:“没什么。”

  我感觉他心情不好,可他若不想说,我也不想追问。我一边走,一边想一些开心的事情讲给他听。

  走到一家小店前,张骏忽地停下脚步:“问你个问题。”

  “恩。”

  “去年的今天,你站在那家店铺外面,盯着摩托车看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站了那么久?”

  我呆了一下:“那辆摩托车真是你的?”

  “恩。”

  “你当时就在店铺里面?”

  “恩。”

  想到自己盯着他的车发傻,我有些不好意思,哼哼唧唧地说:“也没想什么,就……就想起你了呗。”

  忽然之间,也说不清为什么,就觉得张骏的心情变好了。

  他说:“自从上高中后,你就不再出来玩,一个寒假都没机会见你,知道你肯定会给高老师拜年,那天我就特意等在这里,想看你一眼。”

  我的心一阵一阵温柔地牵动,有一种温暖到窝心的感觉:“千年的寒假,我下楼时,碰到你在停摩托车,并非真的偶遇,对吗?”

  “琦琦,你还和别的小学同学有这么多的‘偶遇’吗?一次偶遇是巧合,三次,四次偶遇就要靠有心了,整个初三,你见过关荷几次?见过我几次?你不觉得你初中三年见我次数太多了吗?”

  我讷讷地说:“我……我以为我的目光追随着你。”

  张骏替我拽了拽帽子:“这里风太大,别冻感冒了,我们找个暖和的地方。”

  我们去吃羊肉串,坐在火炉子前,身上立即暖和了,我咬着羊肉串,满脑子仍在想以前的事情。

  张骏问我:“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在想什么?‘

  “恩……恩……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以前究竟有几个女朋友?”

  他的脸竟然罕有地红了起来:“你听说过几个?”

  “两个,一个是幼儿园老师,一个是跳舞的。后来还有陈亦男、童云珠,不过,我从没看见你和陈亦男在一起,应该和童云珠一样,都是同学们瞎传的。”

  “我和陈亦男一起出去玩过几次,朋友们老开我们的玩笑,把我们往一起凑,不知道怎么就越传越真。我从没约她单独出去过,她也从没约我出去过,就是偶尔会给我写信,全是古体诗词,我压根看不懂。童云珠和男生玩得很凶,其实一直喜欢的人都是郝镰,我和她百分之百的纯友谊。”

  “那……那前两个呢?你喜欢她们吗?”

  张骏非常尴尬,不想说,可又不得不说:“你说的幼儿园老师,我和她玩得很好,可她喜欢的不是我,是我的一个哥们,那个哥们有点花心,她就老师故意和我很亲密来气那哥们,你碰到她喝醉哭泣,都是因为那哥们闹的,和我没任何关系,后来她死心了,就不和我们来往了。”

  现在仔细回忆过去,不多的几幅画面中,那个女孩的目光总是看着别处,的确从没有真正落在张军身上。

  “真正交往过的女朋友只有一个,就和你打架那个,她叫林悦。”张骏非常窘迫,“咱们能不谈这些了吗?”

  “不行。”我心里最介意的就是她,那一袭飞扬的红裙让我耿耿于怀了很多个夜晚。

  张骏没有办法,只能继续交代:“又一次,我去许小波的歌厅,你和他在对唱情歌,你还记得吗?”

  我想了下:“记得。”那是为了庆祝你被人“抛弃”。

  “我当时以为你和许小波在一起了,正好林悦对我有点意思,人也长得漂亮,几个哥们都觉得她很正点,我就和她在一起了,她和我们能玩到以红旗,也玩得很开心的……”张骏四处看了看,问老板要了支烟,“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了,你以后也别问了。”

  烟雾缭绕中,张骏的神情透着冷漠,是我曾见过的“小骏哥”的样子,竟让我有一瞬间的心痛。

  “好的,我以后不会再问。”

  我不知道他跟着小六的时候究竟干过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公安局究竟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对过去的事情很介怀,绝口不提。也许要等到所有的伤痛都真正成为了回忆时,他才会愿意告诉我,在此之前,我愿意耐心地等待。

  他的神情慢慢柔和起来,把烟摁熄在烟灰缸里,凝视着我,非常郑重地说:“你不是我第一个女朋友,但一定是最后一个。”

  晚上,我在日记本上第一次写下:“我想张骏是真的喜欢我,我觉得非常非常非常幸福。”

  当年的我无限欣喜地沉浸于张骏喜欢我的认知中,享受着恋爱的幸福。可现在的我想到这段日记,却只有心酸,一边心疼着那个十六七岁的罗琦琦,一边心疼着张骏。张骏恐怕怎么都不会想到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他那么小心翼翼、全心全意地爱着琦琦,琦琦却知道现在才敢确信他爱她。如果他明白这点,也许他就能理解琦琦表面的坚强,假装的不在乎。

  年少的琦琦用情很深,正因深反而越发怕。心底的自卑被放大,总觉得张骏随时会喜欢上别的女孩,再加上亲眼目睹了葛晓菲和其他人在爱情中的悲剧,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理智上一遍遍地提醒让她的爱带着悲观,像一只紧张的蜗牛,随时准备缩回自己的壳子里。可年少的张骏并不能理解琦琦的复杂心理,他只能根据眼睛看到的去判断,得出琦琦并不是很喜欢他的结论。

上一页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