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澳门巴黎人官网 | 韩流澳门巴黎人官网 | 影视澳门巴黎人官网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科幻澳门巴黎人官网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澳门巴黎人官网 | 侦探推理 | 官场澳门巴黎人官网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澳门巴黎人官网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桐华->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正文

第三部 番外3:许小波

  许小波的朋友都很喜欢他,这人话不多,可言出必行,做是大方,对朋友也仗义。

  他们这帮人都有点钱,但又不是那么有钱,就是说买辆二三十万的华晨宝马没问题,但买一辆一百多万的宝马X5就有困难,不过也不是北京上海这种高消费城市,所以吃喝嫖赌的享受,他们一件不拉。

  许小波则和他们有点不同,不养女人,不赌博,不K粉,不收藏酒……也不能说他没有嗜好,他喜欢读书,据说家里有满满几柜子书,但这嗜好不花钱,而且这嗜好也够怪的,如今连大学教授都忙着赚钱,没时间看书了,他一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有的人竟然喜欢读书?

  常常他们一堆人喝酒正喝到兴头上,周围的女人才开始放得开,许小波就起身告辞。

  起先大家都不了解,甚至有人挺看不惯他,可相处时间长了,慢慢了解小波的为人,反而觉得他这样很不错,想把自己的什么表姐堂妹介绍给他,但小波总是微笑着拒绝。

  大家就纳闷了,这个许小波想找个什么样的?

  许小波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他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子共度余生?

  如果只是找一个贤惠的女人组织一个家庭并不难,就像李哥,可是他心里有更多期待。

  在李哥的劝说下,他也相处过几个女孩,彼此都还算愉快,可是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李哥问他:“缺什么?”

  小波又回答不上来。

  李哥摇着头叹气,“你是不是不自觉地把她们和琦琦比较了?琦琦和你从小就认识,认识的时候性子都没定,一块长大时彼此影响,难免比别人多了默契了解,你要是想要那种感觉,那肯定是缺了。”

  小波有点不高兴,对李哥也不掩饰,直接表现在了脸上,“胡说什么呢?别说琦琦早就离开了,就是在的时候,我也是一直把她当妹妹。”

  李哥不说话。

  琦琦认识小波的时候有没有十岁?那正是一个女孩性格渐渐成型的时间,琦琦又非常信服小波,心理上很依赖小波,琦琦的性格几乎是在小波的影响下一点点蜕变成长,成为了小波最希望她成为的样子。就连小波最后的绝交,也只是再次促成琦琦的蜕变成长,说夸张点,那个女孩简直是小波按照自己心中的期望亲手培养出来的。只是小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而已。

  琦琦最后变成了小波最希望她成为的样子——自尊自爱,勤奋努力,聪慧自信,理智中不失真诚,坚强下带着温柔,而在这一切的美丽下面,琦琦还藏着倔强偏激,甚至自卑狠戾,那也是小波内心深藏的东西。

  李哥站起来,拍拍小波的肩膀,“你大嫂今天晚上带儿子回娘家,我恢复单身,把乌贼叫上一起去打球。”

  小波正要打电话,手机响了。

  “我和大哥正念叨你,说是晚上一块打球,你要不要和妖娆姐请个假?”

  不用,我和她在一起,我们都在‘在水一方’,你们赶紧过来,我有个好消息……不,有个大大的惊喜给你。”

  小波笑起来:“什么样的惊喜?”

  “你过来就知道了,快点!”

  小波挂了电话,和李哥下楼去取车,路上又拎了一箱啤酒。

  走进“在水一方”时,店门已经关了,就妖娆和乌贼坐在里面聊天。

  李哥把啤酒放下,笑着对妖娆说:“你帮我们叫些烧烤,我们待会边打球边吃。”

  妖娆答应了一声,却没动,笑嘻嘻地看着小波。

  小波看乌贼:“你们这表情让我头皮发麻。”

  乌贼问妖娆:“你说还是我说。”

  “你说吧!”可乌贼刚要说话,妖娆又立即说:“还是我来说吧!小波,你先坐下。”

  小波故意装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坐在沙发边上,低眉顺眼地说:“嫂子,你说吧!”

  李哥看到这个样子,也生了兴趣,笑坐到旁边。

  妖娆手里拿着张纸,一会叠上,一会打开,“今天店里来了一个老朋友,你们猜猜是谁?”

  小波笑着开始猜,从张三,李四,猜到了王二麻子,妖娆一直笑着摇头。

  李哥看到乌贼和妖娆的样子,猛地打了激灵,如果说是老朋友,既然乌贼、妖娆和小波都认识,那也应该是他的老朋友,可乌贼和妖娆并不关心他的反应,显然这个老朋友和小波关系更好,是小波关心的人,小波这人律己甚严,面和心冷,看着和所有人都是哥们,实际挑朋友挑得厉害,能让他牵挂的人并不多。

  李哥在桌子底下踩了乌贼一脚,用眼神问他,乌贼轻轻点了下头。

  他们的动作很轻微,可小波向来心思细腻,这么一会工夫间,李哥想到的,他也已经想到了。

  他脸上还笑着,话却说不出来,名字就压在舌尖,却怎么也吐不出口。也许因为太过在乎,反倒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判断,生怕错了。

  一时间,屋子里陷入了沉默,没有一个人说话。

  十多年前,当他们还是青葱少年时,李哥、乌贼、小波、妖娆、琦琦就好像是一个小家庭,一起玩,一起闹,一起闯祸,一起承担,互相照应,互相关心,可自从乌贼出事进监狱后,他们就再没有聚齐过,不是缺了这个,就是少了那个,最困难的时候,只剩下了李哥和小波两个人,

  后来,乌贼从监狱出来了,经过努力、克服重重困难把妖娆找了回来,他们又团聚了,虽然缺了一个琦琦,可是也没什么,日子毕竟是越过越好,大家都少提起她,就如同他们很少去回忆过往的一切。

  但是,这个夜晚,琦琦的名字就像是一个魔咒,把他们本以为已经遗忘的东西居然都唤醒了。

  有欢笑,有肆意,也有这么多年的艰难和辛酸。

  在琦琦的离去和回来间,十几年的光阴竟然只是一晃而过,可是,人生的跌倒爬起,失败成功,分别团聚,苦涩酸甜,他们都已经一一经历过。

  妖娆默默地把手里的纸条放在了小波面前,“这是琦琦给你的留言。”当她的手空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抓乌贼的手,她刚碰到乌贼的手,就被乌贼紧紧地抓在了手心里。

  岁月就如大河行船,有时候水缓浪平,可以轻松地手牵着手笑看两岸景致,嬉闹玩耍,有时候却风急浪大,必须奋力搏斗,一个不小心就会船翻人亡,危急时为了自保更为了不拖累别人,不得不放手。

  一个巨浪之后,也许就此永远失散,当再一次风平浪静时,船儿依旧在前行,而我们也只能在船头哭泣过那些离散后,擦干眼泪,继续驾着风帆前进,迎接新的风景新的人,在新的风景中欢笑。

  这世间没有几个人有勇气跳下激流回头去找那失散的人,谁知道那个人被冲向了哪里?谁又知道他有没有迎接新的风景新的人,在新的风景中欢笑?所以,只能把往事压入心底,继续前进,没有对错,这就是生活。

  可是,如果能够不放手,如果能够永远手牵着手,那该是多么幸福!

  妖娆看着乌贼,眼中有隐隐的泪光,心里有永不会说出的话,“谢谢你,谢谢你不肯放手,没有你傻傻地不肯放手,就没有今天的牵手。”

  小波拿着纸条,却半晌都没有打开看,只笑着问:“她如今是什么样子?”

  乌贼说:“不知道,我们没看见,她把纸条留给店员,让妖娆转交给你。”

  妖娆想了想说:“我觉得我看到她了。”

  小波微笑着没说话,视线不但没有看妖娆,反倒垂下,盯着手里的折叠的纸条。

  妖娆说:“我当时正在和姐妹讲电话,怕店里的客人嫌我吵,就没有进店,站在外面说,无意中看到一个女子一直盯着我看,当时觉得她有点眼熟,可正忙着谈事情就没在意。”

  乌贼说:“你可真够笨的!被人盯着看都没反应!”

  “哼!”妖娆撩了撩头发,笑了笑,很是风情万种,“我走在街上一直都会有人盯着看,难道我还一个个都好奇过去?”

  李哥含蓄地笑着,乌贼却是放声大笑。

  妖娆瞪了他们一眼,对小波说:“我虽然没多留意,可还有个大概印象,看她的样子应该过得挺好,而且比以前漂亮了,不是那个土土的琦琦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认不出来,她不是约了明天见面吗?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

  小波愣住,妖娆指指纸条。

  小波终于打开了纸条。

  美丽温馨的小书店,像一个少年的梦。做梦的人在红尘颠簸中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想过什么,却没有料到,蓦然回首时,梦已经实现。

  小波,明天我会在河边等你,不见不散。

  琦琦

  我说的是不见不散!

  小波忽然间有些心跳加速,压根没有喝酒,却有了微醺的晕沉感。

  李哥也不和小波讲什么君子风范,凑在小波身旁,津津有味地看完,笑嘻嘻地说:“成啊,琦琦可是出息了,这话说的有魄力!小波同志,我们就把迎接琦琦回来的任务交给你了!”

  妖娆兴奋地说:“明天批准你们单独见面,后天就要大家一起,我们先去K歌,然后再去跳舞,检查一下这丫头有没有忘记我们当年教她的。”

  乌贼说:“还有打牌!我和李哥仍然一家,让你和琦琦一家,看看谁输谁赢。”

  一桌的人都欢畅地笑了起来,也许他们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可能打败残酷的岁月,一直在一起,这就是生活最大的奇迹了!

  小波却微笑着不说话,李哥给乌贼打了个眼色,两人站起来,去打台球,妖娆也跟了过来,一人拿着一罐啤酒,小声聊天。

  乌贼瞄了瞄独自坐在灯下的小波,小声说:“琦琦回来,我还以为小波会最激动高兴,可他好像也没多开心,反倒心事重重。”

  妖娆瞪了他一眼:“不懂就别乱说!”

  李哥边打球,边嘀咕,“小波文化人的老毛病又犯了,什么事还没做,就开始在思考各种酸溜溜的后果,担心什么相见不如不见,回忆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照我说,人还是少读点书好,大思想家有几个幸福的?都是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乌贼说:“什么意思?不见?不见什么?他会不去见琦琦?哪里能这样?人家从美国回来一趟多不容易!”

  妖娆想了会,倒明白了李哥的意思,瞅了眼乌贼,对李哥说:“他们都是太聪明了,被聪明给闹的!做什么都要想前想后!要是我家乌贼这个莽货,管你三七二十一,先冲到你面前问清楚了,你不同意就把你砸晕了往家里抗。”

  李哥笑起来,“是啊,所以说这小子傻人有傻福!”

  乌贼摸着头,看看老婆,看看大哥,“我听着你们说的话好像不是什么好话,可好像又是在夸我!”

  妖娆忍着笑说:“就是在夸你呢!”

  乌贼问:“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小波不肯去见琦琦?”

  妖娆说:“如果小波和我们一样,他就会去见,如果他发现自己和我们不一样,那他考虑的事情就多了,比如琦琦有没有结婚啊,有没有男朋友啊,他配不配啊,有没有可能啊,可能又有多大啊,会不会伤害到琦琦啊……”

  乌贼听得发晕,“他不会去问吗?见了面一问不就知道了!自个有什么瞎琢磨的?”

  妖娆无奈地看着李哥,一副“你看,果然被我说中”的样子,李哥笑着拽乌贼,“你赶紧打球吧,别再想了。”

  小波笑着走过来,“你们说什么呢?”

  李哥说:“就说你呢!还不赶紧去拿杆子!”

  小波去拿了杆子,一边观战,一边等着开下一局。

  妖娆看着他们三个,笑着出门去帮他们买烧烤。

  兄弟三人打了一晚上台球,喝完一箱子啤酒,又干掉了三瓶白酒,李哥带着点故意,把小波灌醉了。

  第二天小波清醒时,发现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他一额头的汗,匆匆忙忙去冲澡,边冲澡边骂自己。

  洗完澡,看到李哥坐在客厅,展着懒腰对他说:“一天没吃饭了,我们去吃晚饭。”

  小波眼角扫了眼墙上的钟,没吭声。

  李哥却完全没留意到他的表情,推着小波出门,一边还兴高采烈地打电话,叫乌贼和妖娆过来一起吃饭。

  折腾了半天,四个人才在饭店聚齐,妖娆还把孩子也带来了。

  小波因为性子好,向来有小孩缘,小家伙一见他,就往他身上爬,小波只能强打起精神,哄着小家伙玩。

  一顿饭吃得扰扰攘攘,一会碟子打了,一会筷子掉了,一会孩子哭了,小波刚开始是耐着性子,眼角的视线一直扫腕上戴的表,后来,却开始有点心冷的认命,就像是激流中,一个人划着一艘小船想逆流而上,累得满头大汗,却发现手里的浆太细,根本不足以抵挡激流,慢慢地,他开始认命,就这样随着水流而去吧!

  吃晚饭,四个人走出饭店时,已经快八点。

  天黑的晚,夕阳还未落山,天空是一种暖暖的蓝,一缕又一缕的流云,像是金鱼的鱼鳞一般飘在天上。

  妖娆抱着孩子,抬头望着天空,孩子玩累了,趴在妈妈肩膀上睡着。

  乌贼一边给孩子罩小外套,一边看着小波想说什么,李哥冲他挥了下手,吩咐说:“乌贼,你带着妖娆和孩子回家,我送小波。”

  李哥专心开着车,小波看着前方,实现却没有任何焦距。

  两兄弟并排坐着,一句话不说。

  小波发现时,李哥已经把车开到了河边,他把车停在堤岸旁,小波不解地看着他,“不是说回家吗?”

  李哥拉开车门,“下来!”神情非常严肃,露出了当年做大哥时的威严。

  小波默默下了车,李哥带着他沿着堤岸,慢慢走着。

  走到一处开阔的地方,李哥给了小波一支烟,两人趴在栏杆上,看着河水,抽着烟。

  “小波,昨天晚上我是故意把你灌醉了,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细,我不想你去反复琢磨这件事情。”

  “我知道。”小波的表情很平静。

  “你现在给我说句实话,你究竟怎么想?”

  “我不知道,我没仔细想过。”

  “那就现在想,从头开始想。”

  小波默默吸着烟,过了半晌才说:“当年我真把她当妹妹,或者当成了另一个自己。”

  “那现在呢?”

  “这些年我并不是经常想起她,可每次最开心最不开心的时候,都会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两个人在一个屋子里看书,一句话都不说,可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很安心。还有踩着自行车,一起去巷子里找小吃,两个人都抠门,买个花生糖都是一颗颗数着买,可我们都特高兴。她喜欢听旧上海的老歌,老是拉着我和她一起听,搞得我后来也开始慢慢喜欢听这些歌。”

  记忆的阀门打开,所有的往事扑面而来,“有一次我正在家里帮我妈翻手套,她来找我,家里又闷又热,可她一直帮着我翻手套,我们出来后,我说请她吃冰棍,让她随便选,别客气,她装模作样挑了半天,最后选了最便宜的,还说她就是爱吃这个。我还记得高中每次考试都会把成绩贴出来,她每次都会去看,有一次榜单不知道被谁撕了一块,看不到我的名次,她踮着脚尖,用两个指头一个个往上数,推断我的名次,我正好碰到,从后面拍了她脑袋一下,问她干什么呢,她转过头不说话,光冲着我傻笑。可你说她笨吧,那时候我总想着将来要去上大学,要和你们分道扬镳,不想欠你太多人情,她却特意提醒我不要这样做,会伤到你的心……”

  小波说到后来,慢慢地没了声音,只是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发呆。

  李哥也不去理他,由着他自己慢慢琢磨。

  很久后,小波轻声说:“我想你说的对,这些年我一直无意识地把所有女人都在和她做对比,我总是想再找到那种一句话不说却很心安的感觉,即使身无分文依旧能开怀大笑的积极,在喧闹人群中相视一眼就能明白对方的默契,不管发生什么都知道对方不会抛弃自己的不离不弃。”小波抬着头,凝视着树梢顶端的一抹红色浮云,“如果从来不曾有过,我也许早就结婚了,可是因为曾经有过,知道这个世上那种感觉真正存在,所以就不肯妥协。”

  当年的小波面临的生活压力太大,前途一片黑暗,能挣扎着生存下去就已经很好,他压根没有心思去想什么爱情,可当他开始思考这件事情时,才发现在他生命最美好的爱情早已经来过,只是,在他意识到的同时发现已经失去了。

  李哥狠狠吸了口烟,说:“琦琦是很好,可你和她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人家是清华的高材生,喝过洋墨水,你是什么?你连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有!这不仅仅是学历,还代表着一个人的阅历、眼界、社会地位、人际关系网。”

  小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不吭声。

  李哥说:“她和你以前有默契,那是因为她和你生活在一个世界中,如今你拿什么去和她默契?她听英文歌的时候,你能陪着她听?她带着你去见同学时,该怎么介绍?哦,连高中都没读完的男人?她同学会怎么看她?我们不是孩子了,都知道人其实就是活在别人的眼光中。”

  李哥拍拍小波的肩膀,“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你又一向理智,应该明白你们之间不可能!”李哥捏着烟蒂,吸了最后一口,把烟蒂扔到地上,“你问一百个人,一百个人都会告诉你想都不要想。”

  小波抬起了头,微笑着说:“我知道,我没有想过,大哥,送我回家吧!”

  李哥用力踩到烟蒂上,把烟狠狠碾灭,突然连砸了小波两拳,小波被打得踉踉跄跄后退了几大步。

  李哥指着他骂:“你知道个屁!你知道有多少人告诉老子,说你小子太精明,让我提防着你?可我不信那个邪,我就信你!乌贼刚从监狱出来时,连我们都劝他别再惦记妖娆了,人家现在过得很好,可乌贼不管,非要去找妖娆,结果怎样?你也看到了!我们这蹲过大牢的傻兄弟就是娶了个又能干又聪明的大美女回来!多少人吃惊得合不拢下巴?这些年,多少人在你面前劝你离开我,自立门户,可你怎么没做?这么明摆着的好事,你他娘的怎么没做?”

  小波不吭声。

  李哥大声吼着:“许小波,你是不是安逸日子过得太久了,忘记了我们的出身?我们是出来混的人!是什么都敢做的流氓!你他妈的不是那些做事前瞻后顾的良民!你难道忘记了你凭什么能活下来,还活得比别人好?你一无所有,有的就是胆识和敢拼,那些社会制定的理智和规矩不是为我们这种人设置的,老按照那些聪明人的规矩,我们这群人早他妈地散了!谁他妈规定了高中生就不能娶博士?谁他妈规定了小城市的男人就配不上大都市的姑娘?谁他妈规定了我们就比那些精英差?谁他妈规定了谁就比谁更尊贵?我们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奋斗出来的,流的汗吃的苦比他们只多不少!老子很为自己自豪!你他娘的也应该为自己骄傲!她罗琦琦别说不是公主,就算真是一个公主,你也配得上!”

  小波愣愣地看着李哥,表情复杂。

  李哥说:“你赶紧给我滚去见她!不管她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男朋友,都去把该说的话说了,该做的事做了,不管结果是什么,至少拼过了,没了遗憾,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前面的路还长,好日子多的是,好女人也不少!”

  李哥双手捋了把头发,打喘了几口气,怒气终于平息。

  小波下意识地看向天空,太阳已经下山,只有漫天红霞辉映出最后的绚烂。

  已经整整一天,琦琦还会在等吗?

  李哥也望向天空,温和地说:“我是故意拖到现在,如果多年的情分还不能还来一天的等待,那么也就没有见面的必要了。如果她还是我们回忆里的琦琦,她一定还在等你,一定会不见不散!不管你心里想什么,将来又会如何,难道她一天的等待还不能换你见她一面?”

  “大哥……”小波想说什么,声音却断在了喉咙里。

  李哥瞪住他,抬腿要踢,“还不去,难道真要我压着你去?”

  小波闪身避开,冲李哥点点头,沿着河堤快步向前走去。

  李哥目送着小波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

  他又点了一支烟,趴在栏杆上,迎着晚风,一边吸着烟,一边微笑。

  漫天红霞正在一点点褪去绚烂的华衣,归于昏暗,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没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究竟是阴霾密布还是阳光灿烂?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之后还有明天,只要生命没有结束,永远有下一个明天,永远可以希望着下一刻就是我们想要的幸福。

  真正点亮生命的不是明天的景色,而是美好的希望。

  我们怀着美好的希望,勇敢地走着,跌倒了再爬起,失败了就再努力,永远相信明天会更好,永远相信不管自己再平凡,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才是平凡人生中最灿烂的风景。

  (完)

上一页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