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作家 ---- 华人作家 ---- 外国作家 ---- 校园作家 ---- 巴黎人娱乐网(网络) ---- 武侠作家 ---- 网络作家 ---- 推理作家 ---- 科幻作家 ---- 澳门巴黎人官网 ---- 韩国作家 ----
 位置:首页>短篇澳门巴黎人官网>文章内容

冰(明若晓溪番外篇)

来源: 作者:明晓溪 发布时间:2012-11-21

  二年丙班的教室,已经是上午的第四节课。

  明晓溪边听课做笔记,边感觉身上阵阵寒意,两道愤怒的目光瞪得她胳膊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再瞪我,就变金鱼眼了啊。”小泉也真奇怪,瞪了一上午,眼睛都不会酸吗。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恶狠狠的声音从小泉的牙齿间磨出来。

  “我哪里无情无义了。”恶狠狠瞪回去。

   “哈、哈、你还敢说!”小泉逼近她,眼神更加凶恶,“你是不是又跟牧流冰在一起了!”

  “呃……是又怎样……”

  “澈学长呢?!你抛弃了澈学长对不对?!”

  明晓溪无力道:“小泉,我拜托你好不好,我什么时候抛弃澈学长了。”

  “那就是你脚踏两只船!”更加恐怖的罪名。

  明晓溪直接晕死在课桌上:“说过n次了,澈学长不喜欢我,他是神一样完美的少年,不可能对我有兴趣的啊。根本就没有开始过,说什么抛弃抛弃的,好象我很恶劣。”

  “他喜欢你。”

  “不喜欢。”

  “他就是喜欢你!”小泉凶巴巴,“我的直觉从来没有错。”

  又是直觉,明晓溪扁扁嘴,懒得理她,继续听英语老师讲课文。

  小泉转转眼睛,忽然贼笑道:“喂,是不是只要确定澈学长喜欢你,你就可以抛弃牧流冰,坚定地投入澈学长的怀抱?”

  这女人疯了,明晓溪离她远一点。

  居然不理她?!小泉夺走明晓溪手里的原子笔:“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澈学长的真正心意。到时候,可不许你再跟牧流冰在一起了。”

  明晓溪叹口气,从她手里又将笔夺回来:“小泉,你听好了。第一,澈学长是我的朋友,你不要把事情弄得很尴尬;第二……”她的脸红了红,“……我喜欢冰。”

  “不!可!以!”

  小泉一声怒吼,惊呆了正讲课的老师和全班同学。

  英语老师推推眼镜,脸色发青:“小泉同学,明晓溪同学,你们在干什么?!”

  明晓溪正准备站起来道歉,小泉掐住她的胳膊,满脸堆笑、笑容灿烂地回答:

  “老师,刚才明晓溪同学对我说她实在太喜欢太崇拜老师了。每次要上老师的课,她前一天晚上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上课的时候耳朵舍不得动一下、眼睛舍不得眨一下……那,我就批评她,说她喜欢老师可以理解,可是只要将老师讲的功课很努力地学好,老师就会很高兴了,千万不要给老师的感情带来过多的压力……所以,我告诉明晓溪同学说不可以。”

  英语老师涨红了脸,心脏狂跳,课本紧张地握成一团:

  “咳……小泉同学做的很好,大家只要用心上我的课,我……我就很欣慰了。”

  这会儿,脸色发青的换成明晓溪了,她怒声低道:

  “小泉,我跟你绝交!”

  小泉笑得奸诈:“姐妹,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他的英文考试保你高分通过。”哼,让她心爱的澈学长痛苦,这点报复是很轻很轻的了。什么嘛,明明都已经跟牧流冰分手了,眼看澈学长有了希望,结果牧流冰却偏偏受伤住院。唉……明晓溪这个心软的笨蛋……

  下课铃响了,英语老师离开教室,二年丙班的同学们纷纷收拾东西。忽然,“哗——”地一声惊呼,女生们眼冒桃花地盯住门口,班里鸦雀无声,只听见十几颗粉红少女心蓬蓬乱跳。

  明晓溪好奇地抬起头。

  原来是牧流冰。

  他穿件黑色衬衫,略微苍白的面容,清冷的双眼,嘴唇象花瓣一样柔软,冷冷站在门口。中午的阳光灿烂地洒在他修长单薄的身上,冷漠孤独的气质,却脆弱美丽得象是水晶做的天使。

  明晓溪看得呆住了。

  呵呵,怪不得他被称为光榆第一美少年,果然是超俊美的。

  众女生望望牧流冰,又望望明晓溪,见他和她痴痴相对,目光流转,千般爱万般恋尽在这脉脉的凝视中,不由感动地纷纷拿出小手绢擦拭眼角的泪水。

  好浪漫啊!

  呜——,她们也要这样的爱情!!

  *** ***

  校园里有一片小树林,茵茵的草地,凉凉的树荫,是学生们午后休憩最喜欢去的地方。可是此刻,一排十几个西装笔挺戴墨镜的大汉,凶恶地将树林戒严,连只耗子也别妄想溜进去。

  兴奋的光榆学生们在树林外挤来挤去,校报的记者们甚至动用了高倍望远镜向林中窥探。哇,光榆第一美少年和风头最劲神秘少女在那里幽会啊,不知道会不会接吻,不知道会不会做爱做的事……只是想一想,口水就快要流下来了。

  “你今天居然会来上课。”明晓溪边吃汉堡边好奇地打量牧流冰,“伤口还会不会再痛?”

  牧流冰懒懒倚在树干上:“一走路就隐隐作痛。”

  “呃……”什么嘛,就那么一点伤,都过了二十几天了还好意思说痛。明晓溪偷偷白他一眼,算了,只当他在撒娇好了。“那你吃完饭就快点回去休息吧。”

  “在屋子里很无聊。”

  “所以你来上课?”

  “上课也很无聊。”他睡了整整一上午。

  明晓溪瞪他:“那你来学校做什么。”

  牧流冰凝视她:“忘了吗?是你要我回学校上课的。你说不喜欢一个只会打打杀杀的笨蛋。”

  然后,他闭着眼睛微笑,笑容无邪而纯净。

  望着他的笑容,明晓溪的心渐渐温柔得象春风中的湖水,她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冰,你饿不饿,削个苹果给你吃好不好。”

  “我不是小狗,不要乱摸我的头。”

  明晓溪又用力揉了两下,把他的头发揉得毛毛的,才笑着放过他。她拿起一只苹果,准备削给他吃,他却抓起了一个汉堡。

   “喂,你不能吃这个!”明晓溪抢回来。

  “为什么?”

  “汉堡对你的胃不好,吃了会胃痛的。”

  “可是你却一连吃两个汉堡了。”牧流冰怀疑地看着她。草地上白底粉色碎花的餐布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寿司、生鱼片和水果,每样都让人垂涎欲滴,可是她偏偏只吃汉堡包。

   “我……呵呵……”明晓溪干笑。

  “汉堡很好吃对不对?”

  “呵呵……还不错啦……”

  “那让我吃一个?”看她吃的那么香,他有点动心了。

  “呃……其实也不是很好吃……”

  “明晓溪!”

  明晓溪在他目光逼视下,终于投降:“好啦,我说实话。汉堡吃起来比较快,快点吃完就可以快点走了。”

  牧流冰瞪住她。

  双手渐渐变得冰凉。

  他绷紧嘴唇:“为什么要快点走,你不喜欢跟我在一起吗?难道……”她在骗他对不对,她重新回到他身边,只是因为同情。

  “这里只有咱们两个,外面却围了一群保镖和看热闹的同学,怪死了。”明晓溪摇摇头,“我不喜欢这种约会的气氛。”

  牧流冰的双手恢复了一点热度。

  “冰,下次咱们到海洋世界去玩好不好?”明晓溪两眼放光,“我好喜欢看海豚表演!”

  “好。你先吃一个寿司。”牧流冰夹了个紫菜寿司给她。

  明晓溪乖乖吞下去。

  “寿司吃起来也很快。”他告诉她。

  “哈哈,你不懂了是不是?寿司虽然也很快,但是凉冰冰的;汉堡就不同了,热乎乎的,又有肉饼,还有点蔬菜,营养比较均衡啦。”明晓溪得意地说。

  “不过,咳!”她捂住嘴,眨眨眼睛,“不合适你吃,真是可惜。呵呵,你还是吃些水果算了。”

  牧流冰看看她,又看看汉堡,怎么总觉得她在偷笑呢?

  宁静的树林。

  午后的风轻轻吹来。

  郁郁绿绿的树阴。

  明晓溪靠着树干,牧流冰躺在她的腿上舒服地睡着。

  “冰,咱们走了好不好?”

  她用手轻轻抚弄他黑玉般的头发。

  “好困……”他呢喃着翻个身,“……让我睡……”

  明晓溪心里挣扎着。

  她其实真的很不习惯把别的同学赶走,只由她和冰占据这个树林;但是,冰象个孩子一样睡得这样香甜……

  她叹口气。

  手指轻轻抚弄着他,让他睡得更香些。

  牧流冰的黑发在她指间缠绕滑落,柔柔顺顺,象丝绸一般优美。

  “冰,你的头发好美,”明晓溪轻声赞叹,“如果能留得长长的,一定会更美吧。”漫画里的美少年都会有着美丽的长发。

  “好。”

  牧流冰答应她。

  “啊,你醒了,”明晓溪不好意思地想把手缩回来,却被牧流冰握住,将她的指尖温柔地含入唇里。

  触电的感觉……

  明晓溪只觉一股强大的电流麻麻烫过全身!

  连脚趾都酸麻得蜷缩起来!

  她惊得将手猛力抽回,脸颊通红,结结巴巴:“你……你……”

  牧流冰滚烫的呼吸在她唇边:

  “晓溪,我是你男朋友啊。”

  “色……色情……”明晓溪脸红如番茄,“色情片里才会吃手指头……”

  “咦,你看过色情片?”牧流冰大笑。

  明晓溪咬咬牙:“看过,怎样?我不仅看过色情片,还看过记录片。”

  “记录片?”

  “……就是那种没有剧情只有动作的片子,怎样?!”明晓溪挺起胸脯,谁怕谁呀,这个时代谁没有或多或少看过。

  “啊?”

  牧流冰笑着吻住她。

  无数颗金星在明晓溪眼前旋转,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自手尖、脚尖被抽走。

  他吻着她,轻轻启开她的唇瓣。

  他深深吻着她。

  她忽然咕囔着说了句什么。

  他没有听清,呻吟着啄吻她,轻轻问道:“……什么?”

  “樱桃……”

  “……?”

  “听说接吻高手可以只用舌头就把樱桃杆儿打成结……”她吃吃笑。

  “你是高手吗?”牧流冰抵着她的额头笑。

  “嗯……试一试!”

  明晓溪环住他的脖颈,一把拉下他,伸出粉红的小舌头,用力深深吻着他。

  牧流冰的脸颊绯红如醉。

  明晓溪的脸颊通红似霞。

  郁郁绿绿的小树林里,他和她在练习樱桃接吻法。

  (嘘,非礼勿视,各位姐妹还是自己回家练习好了,:p)

  *** *** 

  “嘴肿得象香肠。”小泉仔细打量她。

  明晓溪立时捂住嘴唇!

  小泉贼兮兮凑近她:“脖子上还有草莓哦,战况是不是很激烈。”

  明晓溪竖起衬衫领子,目光如飞箭:“喂,你远些好不好,干什么趴到我身上来。”

  “重色轻友!”

  “我哪有!”

  小泉嘿嘿笑:“牧流冰可以趴到你身上种草莓,我靠你近一些都不可以,不是重色轻友是什么!”

  明晓溪没好气道:“好吧。”

  “……?”好什么?

  明晓溪凑近小泉,也笑得一脸贼兮兮:“那我就在你身上也种几颗草莓,就不算重色轻友了吧。”

  小泉躲出老远:“哎呀,恶心死了!”

  明晓溪笑得打跌,臭小泉,想欺负她还要再修炼修炼啊。

  下午的时光,在明晓溪忽而怔怔出神、忽而脸红如霞中飞快地流逝了。转眼到了放学的时候,她和小泉正收拾东西,却忽然看到东浩雪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教室里来。

   “不好了!不好了!”

  东浩雪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慢慢说。”

  明晓溪轻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那个…… 牧哥哥把学校封了……谁也不让出去……”东浩雪紧张地说。

  明晓溪怔住。

  *** ***

  光榆学院校门处,一字排开二十几个烈焰堂大汉,他们将放学要出校门的学生们阻拦在学校里,不让他们出去。学生们已经开始愤怒了,大声抗议着,然而大汉们一个个面无表情根本不为之所动。

  明晓溪和小泉、东浩雪赶到时,一些男生挽起袖子正准备同烈焰堂大汉们打架。

  “为什么不让我们走?!”

  “要走也可以,先让我们搜身。”

  “你们是警察吗?我们是罪犯吗?凭什么搜我们的身!”

  “对啊,凭什么!凭什么!”

  …………

  烈焰堂大汉们凶恶地瞪着学生们:“不想活了是不是?知不知道你们在跟谁说话!”

  “知道,不就是烈焰堂吗?”

  一个清亮的女声破众而出!

  大汉们的面色霎时阴沉下来,烈焰堂响当当的名头神见神让、鬼见鬼躲,居然被个女孩子当众挑衅!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定睛一看——

  众大汉抽口凉气。

  阳光中,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眼睛亮晶晶,嘴角爱笑地弯着,明明是小巧玲珑的身子,却偏偏带着威风凛凛的气势。天哪,这可不正是数次打得他们人仰马翻,并且被少爷视若珍宝的明晓溪小姐!

  腾田赶忙闪出来,恭敬道:

  “明小姐,您好。”

  明晓溪看看他,不认识。不过眼看他的态度从目空一切迅速转成毕恭毕敬,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她皱皱眉头:“为什么不让大家出去?”

  腾田陪笑:“是少爷的命令,您也知道,我们做人手下的……”

  冰?

  明晓溪的眉头皱得更紧:“他现在哪里?”

  “少爷在……”腾田忽然向她身后望去,鞠躬行礼,“……就在这里。”

  明晓溪转过身。

  太阳渐渐西下,阳光染上淡淡的红晕。牧流冰从一个阴暗的角落走来,肌肤苍白得近乎透明,嘴唇鲜艳如红枫,他的眼神阴暗萧杀,单薄孤独的身影与温柔的夕阳辉照显得格格不入。

  牧流冰的出现就象一道寒流,冻得当场静默无声。

  诡异的静默。

  东浩雪打个寒战,抱紧小泉的胳膊:“牧哥哥……象个……魔鬼……”从地狱里面出来的魔鬼。

  小泉点头。明晓溪满身跳跃闪耀着阳光,牧流冰是一片执拗阴沉的黑暗,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是奇怪啊。

  明晓溪张口便欲问牧流冰,想一想又觉不妥,便大步走上前将他拉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于是,只有他和她两人。

  “冰,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不让同学们回家?”她努力把语气放得很轻。

  牧流冰不说话。

  明晓溪深吸一口气,努力笑得温柔:

  “告诉我好不好?我会帮你啊。别忘了,我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呢!”

  牧流冰的眼底沁出一抹痛苦。

  还是不说话?明晓溪看看他,再看看他,在地上转了三个圈,从一数到十,他还是不说话,她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喂,你说话好不好?!你有什么权力不让大家回家,你有什么权力搜大家的身!就算是警察也不能随便这么做!当黑社会的头子很了不起吗?!你很了不起是不是?!”

  “明晓溪!”

  牧流冰瞪她。

  “不要叫我明晓溪!”她握紧拳头瞪过去,“你知道我刚才多想打人吗?姑娘我从小就爱打抱不平,哪个流氓阿飞见了我不是吓得屁滚尿流?!可是,刚才我却不能教训那些烈焰堂的人!因为——他们是你的人!”

  明晓溪的拳头握得咯咯响:“那么嚣张不让同学们回家,那么嚣张要搜同学们的身,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象以前一样痛痛快快地揍他们!就因为他们是你的人,你——是我的朋友……不要叫我明晓溪,我觉得丢人!!”

  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牧流冰站得笔直,孤傲修长的身子迸出令人窒息的脆弱。

  明晓溪咬住嘴唇,凝视他。

  良久。

  她终于说:

  “你不愿意告诉我原因对不对?好,我也不问了。或许,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原因,不过是少爷脾气来了,耍着大家玩一场。”

  说完,她转身离开。

  管它是烈焰堂还是牧流冰,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她边走边活动脖颈手腕,如果不能解决,就打一场又怎么样?即使跟冰在一起,她还是明晓溪!

  还有,这是什么破学校,学校的保安呢?管理人员呢?一个个缩头乌龟!

  “项链……不见了……”

  牧流冰的声音很低。

  明晓溪猛地站住,怔怔回过身。

  “什么不见了?”

   “你送我的水晶项链不见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项链还在胸口。可是下午正上着课,他突然发现项链没有了!疯了一样冲出教室,他在校园里到处寻找,每个角落都找过了,可是都没有找到。他担心是项链掉落后,被别的同学捡走了,眼看下午放学的时间就快要到,于是他命令手下们限制学生离开学校,直到找到项链为止。

  没有了她亲手为他带上的水晶项链,他的心底满是无可忍受的空落和恐惧。

  …………

  在牧流冰修长的手指间,一条项链发出流动的细碎的光芒……

  项坠是一个雪花造型的水晶。那么晶莹剔透,那么细致柔美,映衬着地上皑皑的白雪,好象一个有生命的精灵,绽放出有灵气的神采……

  “它是不是很象你的眼睛?”明晓溪轻声说。

  “我的眼睛?”

  “对呀,我觉得它就象你的眼睛一样清澈,透明,美丽……”

  …………

  她把水晶项链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可以不再戴它……当你不再喜欢我的时候……”

  “坏丫头……那岂非让我从现在开始每分每秒都戴着它?而且,我还会整天担心它会不会自己掉下来……”

  牧流冰捏捏她的鼻子,笑得比水晶还漂亮……

  …………

  原来是这样啊。

  明晓溪手足无措:“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我会帮你去找的……”

  “找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有。”

  没有了项链,是不是,也就会没有了她。

  他不敢去想。

  只觉得胸口象被挖出了一个乌溜溜的血洞。

  明晓溪走过去,轻轻拥住他:

  “我再买一条新的送你好不好?”

  “我要原来的那条。”

  明晓溪将他抱得更紧些,仰头微笑:“那我就陪你去找,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牧流冰摇头:“万一是被谁捡走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明晓溪轻轻皱眉:“冰,就算是项链被人捡去了,也不可以搜同学们的身啊。要不然,咱们贴个布告,请捡到项链的同学把它还回来。”

  牧流冰目光阴郁:

  “不。我不相信他们。”

  明晓溪沉默半晌:“不可以因为一条项链就限制别人的自由。让同学们离开吧。”

  牧流冰盯紧她:“那只是一条项链吗?”

  “是的。”

  他被冰冷冻得僵住,喉咙有些沙哑:

  “它,是我的生命。”

  明晓溪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就算它是你的生命,可是,对其他的同学而言,它也只是一条是再普通不过的项链。”

  “他们与我无关。”

  牧流冰的声音带着淡漠的冷酷。

  明晓溪的心一下子抽紧了。

  她忽然觉得无法忍受!

  她和他,仿佛两个世界的人,说着两个世界的话。

  她调整呼吸,凝视他,眼睛亮得惊人:

  “让同学们离开,否则,不要怪我做得让你太难堪!”那些大汉们并不是她的对手。

  *** ***

  东浩雪望着转眼间撤走的烈焰堂大汉们,看着同学们终于可以出去校门了,满脸崇拜地说:

  “哇,明姐姐实在太了不起了!我就知道,只要明姐姐出马,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小泉懒洋洋地应着:“是啊。”

  东浩雪忽然压低声音:“小泉姐姐,你有没有觉得牧哥哥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小泉还是懒洋洋:“是啊。”

  “是啊是啊,小泉姐姐好象漠不关心的样子,”东浩雪不满地撅起嘴,“我最喜欢的明姐姐跟越来越可怕的牧哥哥在一起,你都不关心吗?亏你还是明姐姐的好朋友呢!”

  小泉咬牙切齿:“我怎么不关心!跟她说过多少次了,让她抛弃牧流冰,跟澈学长在一起有多好!可是这个笨蛋明晓溪……”

  “不要!”东浩雪捂住耳朵,“澈哥哥是我的!!”

  “你的?”

   “我长大了要嫁给澈哥哥!”

  小泉斜她一眼。

  东浩雪嘿嘿笑着:“小泉姐姐,其实我哥也很不错啊。而且,我偷偷告诉你啊,我那个笨蛋哥哥暗恋明姐姐呢!”她两眼放光,“咱们想办法让明姐姐和我哥在一起好不好?……”

  小泉挥挥手:

  “我要回家了,再见。”

  “喂——!喂——!”东浩雪跺脚喊着。

  *** ***

  深夜。

  牧家大宅。  

  清冷的月光洒在露台上,青藤在夜风里瑟瑟作响。少年孤独的身影蜷缩在白色藤椅中,面容被月光映照,有种病态的苍白。

  他觉得好冷。

  彻骨的寒意自胸口一直一直冰冷到他的四肢。

  胸口空荡荡的。

  没有了那条项链。

  也没有了她。

  她转身而去的背影,毅然决然,好似没有丝毫的留恋。在淡淡晕红的夕阳中,她的离去,带走了最后一点温暖。

  静静的露台。

  他抱紧在藤椅中,月光将他斜斜映成地上一团淡淡的黑影。他身上的衣裳很薄,初春的夜风很冷。也许会生病吧,可是,还有谁会担心呢?她走得头也不回。

  牧流冰将额头埋在膝盖里。

  他不想让月亮看到自己心底淌血的伤口。

  青藤轻轻响动。

  就象一阵轻轻的脚步。

  一只手揉弄牧流冰的头发。

  “嗨,睡了吗……”

  牧流冰浑身僵硬,他不敢动。

  “真的睡了啊,”轻轻沮丧的声音,“中午都睡了,晚上还睡这么早……也不知道穿厚点,万一冻病了,担心的还不是我?”说着,她弯下腰来,拉起牧流冰的双臂,想要把他背进屋子里面去。

  他伏在她的背上。

  她的温暖象夏日的风,熨热了他的胸口。

  她背起来他,忽然感到不对劲,眨着眼睛笑了笑,又将他重重扔回到藤椅中:“喂,你装睡啊,居然骗我背你。”呵呵,他的心跳那么快,哪里象是一个睡着的人。

  牧流冰睁开眼睛,古怪地看着她:

  “你来干什么?”

  明晓溪笑得一脸轻松:“不高兴我来是不是?那好,我现在就走啊!”

  牧流冰狠狠瞪着她。

  若是要走,就别来惹他,这样在他的心口来来去去,会痛得想要呻吟。  

  她蹲下来,笑盈盈瞅着他:

  “冰,我找到了哦。”

  一条闪着银光的项链抖落在她的指尖。雪花的水晶吊坠,在皎洁的月光里晶莹剔透,闪烁着梦幻般的光芒。

  牧流冰瞪着她。

  她身上很脏,到处沾着泥土,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右脸象是被什么动物抓了几道爪痕,头发里还沾着几叶青草。

  “你去找它了?”

  “是啊。”

  “找它做什么!它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项链。”

  她笑得可爱:

  “才不普通呢,冰戴上它好漂亮。”

  牧流冰的喉咙忽然酸热。

  “一直找到现在?”

  “是啊,我找得好辛苦啊,到处都找不到,急得我团团转!后来,我总觉得一定是咱们……咳……的时候掉在草地里了,于是又跑回去一点一点地找。哈哈,你猜它到哪里去了?原来是有一只流浪猫把它捡走了,哎呀,那只猫好凶的,我从它窝里偷的时候还被它抓了一下……”

  她兴高采烈地说着,眼睛亮亮的象星星。

    牧流冰望着她,良久良久,声音暗哑:

  “我以为……你生气了……”

  明晓溪抓抓头发: “没错啊,我是很生气,因为你那样做实在是太霸道太蛮不讲理了!我现在都还在生气啊!”

  他的心又沉下一点。

  “不过,”她凝视他,微笑着说,“我很开心你那么珍惜我送你的项链。”

  她握住他的手:

  “冰,你很喜欢我对不对?”

  牧流冰的脸微微发红,满涨的胸口,使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夜风中,青藤沙沙响。

  明晓溪仰脸凝注他,目光里充满大海一样深邃的感情:

  “冰,我喜欢你。”

  他象被魔法定住,心脏不会跳动,手指微微发颤。

  她微笑:

  “我喜欢你,不是这一条项链可以改变的。你有这条项链,我喜欢你;你没有这条项链,我还是喜欢你。因为你珍惜这条项链,所以,我翻遍每一块土地也要把它找到……”

  牧流冰的血液在全身激荡。

  他低吼一声:

  “闭嘴!我要吻你!”

  情人之间的吻,没有距离,只有两颗相爱的心。

  月亮害羞地躲到云层后。

  他吻着她,吞噬般地吻着她,恨不能将她揉碎在自己的骨髓里。

   过了很久,面颊桃红的明晓溪轻轻推开牧流冰。

  “接下来,我要说你了哦。”她努力严肃地看着他,“今天下午,你做的很不对。项链对于我和你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可是,于其他同学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自己的痛苦和焦急去伤害到别人,是错误的。”

  牧流冰沉默。

  她捧住他的脸,轻声道:“尝试着慢慢去改变好吗?或许一开始会觉得很困难,可是,我会陪着你。”

  “如果……我无法改变呢?”他眼底阴郁。

  她怔了怔:“世上怎会有无法改变的东西呢,只看你愿不愿意去做。冰,如果只是对我,因为我喜欢你,很多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在乎;但是,请不要随意伤害到别人。”

  “你……在威胁我吗?”或许她知道,她掌握着他的幸福与痛苦。

  “不是。”她将水晶项链戴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啄吻他的唇, “因为我想永远和你快乐地在一起,所以不希望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使得我必须离开你。那样的话,我会非常难过。”

  她的吻,象空气一样轻。

  牧流冰吻住她:

  “我会学着去改变的。”

  明晓溪闭上眼睛,唇角的微笑象美丽的月光。

  她环住他的颈背:“我也会去学的……”

  “……?”

  她缠绵地回吻他,偷偷笑:“明天我就去买两斤樱桃。”呵呵,她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区区樱桃接吻法还不是小菜一牒。

  牧流冰呻吟:“……专心点好不好……”

  “哦,好。”

  明晓溪连忙全情投入,专心致志配合他的接吻工作。

  露台上,甜蜜幸福的一对人儿,青藤的轻响是快乐的伴奏音乐……

  (咦?有姐妹问明晓溪同学到底有没有练成樱桃接吻大法?嘘,这可就是秘密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龙之眼番外篇:舞蹈者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推荐澳门巴黎人官网
 ·蜘蛛: 巴黎人在线娱乐
 ·匪我思存: 寻找爱情的邹小姐
 ·桐华: 半暖时光
 ·流潋紫: 后宫·如懿传5
 ·蒋胜男: 芈月传
 ·辛夷坞: 应许之日
 ·张嘉佳: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念一: 锦绣缘
 ·Fresh果果: 澳门巴黎人官网
 ·Fresh果果: 脱骨香
 ·古龙: 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
 ·: 2014-2015年【10部】最热门的巴黎人在线娱乐武侠
 ·瞬间倾城: 烽火佳人
 ·蔡骏: 生死河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随机澳门巴黎人官网
 ·朴素熙: 宫·野蛮王妃
 ·田中芳树: 莱茵河的囚徒
 ·许开祯: 实习书记
 ·藤萍: 小姑娘撞上大皇子
 ·温瑞安: 试剑山庄
 ·齐晏: 舞伶宠翻天
 ·卧龙生: 金笔点龙记
 ·乔治·奥威尔: 向加泰罗尼亚致敬
 ·呼延云: 镜殇
 ·丁剑霞: 逍遥游
 ·雷蒙·E·费斯特: 魔法师(时空裂隙之战)后传:血之皇子
 ·卡尔·杰拉西: 诺贝尔的囚徒
 ·朴镒址: 向日葵,求你爱我
 ·叶迷: 一掌江山
 ·武陵樵子: 虹影碧落
 ·莫萦: 密妻
 ·东野圭吾: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余杰: 铁与犁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 钢琴教师
 ·金贤正: 迷恋2
巴黎人娱乐网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http://www.ieiplc.com/